天地良心,我对你们每个人都是真心的!
头像是桑切斯家的狗狗(。

【点梗】美国队长的九个生日(下)

最终还是把这篇搞完了………………做人要有始有终(你还有脸说)



---------------------------------------------------------------------------

(七)

2015年7月4日。

复仇者大厦的训练室中,旺达抬起一辆汽车,想要瞄准一旁作为敌人的假人,却差点砸到飘在半空中的钢铁侠。

“往这边用力,姑娘,求求你有点准头,刚刚你就差点把我撕成两半——”

“耐心点,托尼,以前从来没人训练过她这些。”史蒂夫往侧面挪了挪,将旺达挡在身后。旺达捏着衣角小心地从史蒂夫肩膀后面探出脑袋,看了看托尼。钢铁侠打开面罩,意料之中地脸色不太好看。

“我这是为她好。”托尼·斯塔克强硬地说,“出来,旺达,我们继续。”

“让她休息一会吧。”史蒂夫按住女孩的肩膀,“不是用力的问题,她需要集中精神使用魔法,有时候这比体力训练还累。”

托尼翻了个白眼,似乎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看在今天是你生日的份上,不跟你计较。”

“队长,今天是你的生日吗?”旺达瞪大眼睛,表情惊讶。

“是啊,不是很合适吗?”托尼操控钢铁战衣落到地上,走出战甲,到角落里给自己倒了杯水。“美国队长出生在美国国庆日,不能更完美了。”

“不是我自己选择的。”史蒂夫说着,朝旺达示意了一下。“休息一下吧。”

旺达往椅子的方向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生日快乐——可我还没给你准备礼物。”

“用不着准备礼物。”史蒂夫微笑,“谢谢,旺达。”

“我知道你可以给他什么礼物。”托尼放下水杯,拿衣袖擦了擦嘴。“你把正在操练的战术练熟了,就是给他的礼物了。”

“托尼——”

“怎么?我说得不对?你看她的状态,能上战场吗?万一出了问题,其他人会怎么看待她?”

“她会成功的,你要有点耐心。”

“我给她耐心,谁能给我耐心?”

“不要吵了,你们两个。”旺达打断了他们的争论,转身朝训练室中央走去。“我自己练一会,你们先休息吧。”

托尼立即露出获胜者的表情,放下水杯,重新钻进了战甲。

“很好,姑娘,我们接着练习。”

史蒂夫只是挑了挑眉毛。

最终,旺达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学会了这个战术。给史蒂夫准备的生日晚会也终于得以如期举行,切蛋糕时,史蒂夫特意给旺达切了巧克力最厚的一块。幻视宣布蛋糕里夹着一块他亲手做的饼干,于是每个人都吃得小心翼翼,生怕中招的是自己。最后吃到饼干的是索尔,奥丁之子很有风度地把饼干整个咽了下去,并夸奖幻视在厨艺方面很有潜力。幻视非常高兴,表示自己一定会多加练习,争取学会更多菜式。

“他又很少来这里,口头说说当然容易。”布鲁斯低声对史蒂夫抱怨。

史蒂夫想了想,回答:“让他带两个阿斯加德的厨师来赔罪吧。”

“这个主意不错。”

史蒂夫笑笑,视线转向房间另一端。幻视又和旺达坐在一起了,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逗得小姑娘直笑。史蒂夫喝了一口瓶子里的酒,认真地思考着,他们两个的关系会不会太近了。

 

(八)

2016年7月4日。

“嗨!”

感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史蒂夫回过头去,看见苏睿站在他身后。刚刚他正注视着停在窗沿上的布谷鸟,这时黄色的小鸟被她的脚步声惊起,扑楞着翅膀飞向远方。史蒂夫点点头,对瓦坎达公主露出微笑:“早上好,殿下。”

“生日快乐,罗杰斯队长。”

“谢谢。”

“我和哥哥打算送你生日礼物。”苏睿抬起右手,手腕上绑着黑色的腕表。她在表屏幕上连点几下,空中浮现出了深蓝色全息投影,是一大堆形状各异的盾牌。“你喜欢哪个,队长?都只是初步设计稿,你有什么想法也可以告诉我。”

她眉飞色舞地介绍起了盾牌,滔滔不绝地讲述每个款式独特的性能和作用,黑色的卷发随着她的动作微微颤动。史蒂夫低头看着屏幕听她讲解,时不时给出一些自己的观点,苏睿也记下了他的话。最后他们大致选出了几款合适的盾牌,苏睿收起设计稿,说回去之后再详细设计。

“对了,你需要涂装吗?涂成类似你原来盾牌的那个样子?我听说你原来的盾牌也是你自己设计的。”

史蒂夫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内战发生后,为了伪装,他留起了胡子,现在还不太习惯。“我已经是美国的通缉犯了,还是放弃红蓝白吧。”

苏睿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没问题啦。过不了多久,你们的政府就会求着你回去,到那时候,说不定你还想加入瓦坎达国籍呢。”

史蒂夫想了想,失笑:“即使真的回去,你觉得我还一样是之前的美国队长吗?”

“那有什么关系,我反而觉得你现在的形象更酷。”

史蒂夫望向她,苏睿朝他扬起眉毛。史蒂夫想要说些什么,话到嘴边滚了几圈,又咽了回去。这几天关于美国队长和民众的关系他早已思考清晰,似乎没必要对瓦坎达不谙世事的小公主说教。无论如何,他也会将自己儿时的目标坚持下去。他最开始选择军人这份职业并不是为了取得谁的认可,只是为了保护别人和终结战争。虽然执行的过程可能遇到意料之外的偏差,他还是会为了目标战斗下去。

“可能你是对的。”他最后说,朝苏睿点了点头,“我会努力适应自己的新形象的。”

“你不用适应。”苏睿说,“我是说——你就不能刮了胡子吗?”

史蒂夫笑出声来,拿起放在窗台上的手套戴好:“一开始留胡子是为了伪装,不过现在我觉得我的胡子挺好看的。”

苏睿发出一声呻吟,随即转变话题:“你还有其他事?”

史蒂夫点了点头:“南美洲有恐怖组织活动,娜塔莎、山姆和我打算过去看一看。”

“在飞机上吃生日蛋糕?”

“依照他们的性格,说不定还有其他惊喜呢。”

 

(九)

2018年7月4日。

复仇者联盟的新基地显得空荡荡的。史蒂夫扎在阅览室里,翻阅一堆泛黄发脆的文献,时不时在笔记本上记两个关键词。

“吾友,生日快乐。”

索尔大踏步走进阅览室,带起的风掀动了纸张。史蒂夫抬起头看着他,点了点头。

“谢谢,索尔。”

“今日是你的百岁诞辰。”索尔在史蒂夫桌子对面坐下,推开堆积如山的书本,好露出史蒂夫的脸。“作为庆祝,我们喝点酒如何?”

史蒂夫正在进行的工作被打断,无奈地捏了捏鼻梁,还是笑了笑。“好。叫托尼来一起喝?”

“你去叫他吧。”索尔上下抛接着他新造的斧子,“上次他的生日,我想把他叫出实验室喝两杯,结果吃了个闭门羹。”

史蒂夫再次点了点头。“我理解。娜塔莎他们都不在,就我们喝一杯吧。”

他拉过书桌尽头的玻璃杯。不是高脚杯,只是普通的圆柱形杯子,索尔从怀里掏出酒瓶,斟满了两杯酒。

“最后的仙宫蜜酒了。”索尔把其中一杯推给史蒂夫,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杯子,“我没舍得喝,既然是吾友史蒂夫的生日,喝一杯也无妨。”

史蒂夫仔细观察了一下杯中亮色的酒液,凑上去闻了闻。“找到你们的飞船了吗?”

索尔点点头。“安葬了。”

史蒂夫喝了一口酒,指了指身旁的书堆。“我找到了一些关于泰坦族的资料。结合现有的力量,得找出对付灭霸的合适战术。”

“斯塔克和布鲁斯不是正在研究穿越平行宇宙的方法?”

“我相信他们能够成功——但我们和灭霸的战斗是不可避免的。”

“我知道。”

二人沉默下来,继续各自喝着杯中的酒。阳光透过阅览室的落地窗照在酒杯上,反射出刺目的光。阅览室的空调做了静音处理,房间中只有酒杯和书桌偶尔碰撞出的钝响。

“好了。”索尔先喝完酒,放下酒杯。“我找小兔子还有点事,先走了。”

史蒂夫点点头,目送着索尔的红披风消失在阅览室门后,自己也未曾察觉地叹息了一声。


评论(2)
热度(5)
© 清朗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