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良心,我对你们每个人都是真心的!
头像是桑切斯家的狗狗(。

【Steve×Sharon】白驹过隙-番外(又名:没事不要看什么垃圾同人文!)

“Sharon,吃饭了。”Steve走到书房外,向内张望着。 

Sharon正聚精会神敲打着键盘,闻声吓了一跳,慌慌张张合上笔记本电脑屏幕:“噢,马上就来。”

她朝Steve露出十二颗牙的笑容。Steve嗅出这笑容中一丝讨好的气息,但他不明白是为了什么。

他决定暂时不动声色。“好,快一点。”

他离开了书房。几分钟后Sharon也出现了,躲躲闪闪地看了他一眼,坐下来开始切牛排。

Steve推给她一碗汤:“慢点吃。”

Sharon点点头,兀自低头切牛排。Steve往自己盘子里盛了些沙拉。他一点也不着急,照Sharon的脾气,绝对瞒不了他十分钟时间。

果然,九分半钟之后(期间狼吞虎咽地把食物吃了三分之二),Sharon开口了:“Steve,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果然不出所料。Steve内心得意,表面依旧不动声色:“当然,问吧。”

Sharon清了清嗓子:“如果我生病了,你会怎么做?”

Steve被汤呛了一口。他放下面包,抬手去试Sharon的额头:“你不舒服?”

“没有,我很好,只是做个假设。”Sharon挡开他的手,“告诉我嘛。”

Steve皱起眉毛:“好好的想这些做什么。”

“好奇而已。”Sharon把手伸过整个餐桌去摸他的下巴,“你会怎么做?”

Steve捉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当然一直帮你治疗。军属有免费医疗,不是吗?”

Sharon的手在半空停了停,随后没好气地拧了一把他的脸颊:“你好烦啊。”

虽然不疼,Steve还是被拧得莫名其妙:“怎么了?”

“没什么。”Sharon噘了噘嘴,“我吃饱了。”

“行,把碗放到洗碗机里吧,我过会儿来收。”Steve说。

Sharon站起身,亲了亲他的脸:“多谢。”

她把碗碟放进洗碗机,转身回了书房。

 

最近这段时间,他发现Sharon有些反常。也不是多大的问题,就是下班后还对着电脑敲敲打打,时而还露出傻笑。他原来以为是工作,问了她她说不是,却一直不肯告诉他在干什么。然后就是经常问他一些奇怪的问题,终于有一天突然问他,如果她怀孕了他会怎么办。

吓得Steve差点灵魂出窍:“你怀孕了?”

“我就是问问,你那么紧张干什么?”Sharon捏了捏他的腰,她正躺在他膝盖上看书。Steve顺理成章低头看着她:“这种事不能瞎说,宝贝。万一你有了,一定要告诉我。”

“放松,我就是问问。”Sharon往上蹿了蹿,让自己枕得更舒服一点。

Steve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不管不问了。他拨开Sharon用来挡脸的书,直视着她的眼睛:“你最近怎么了?”

“没事。”Sharon立即回答道。

Steve不说话,只是继续盯着她看。直到Sharon终于屈服,抬起一只手揉揉眼睛:“好吧,好吧。”

她支起一点身体:“我最近看了几本小说,写你的。”

“我知道有这种。”Steve抚摸着她的头发,“写了什么?”

Sharon翻着眼睛想了想:“比如有一本,写的是女主角受伤了,你托Friday买了最近的一处小木屋,然后背着她走了二十几公里,走到那个地方住下来,然后跟她这这那那什么的。”

Steve眨眨眼睛:“女主角不是你,你居然还看?”

“我怎么不能看了,反正不管别人怎么写,你还是我的,很有优越感。”Sharon轻轻捣了捣他的胸口,“你有什么看法?”

Steve回忆了一下她讲的情节:“我?托Friday买了小木屋?”他露出不解的表情,“那我为什么还要步行,为什么不顺道让她替我买辆车呢?”

…………

 

其实Sharon以前很少看小说。最近开始看完全是因为Dorcas在看,不停地拿小说里女主角(或者男主角,这点她没告诉Steve)和Steve一起经历的各种故事来刺激她。她忍受不了每次都从Dorcas那里获取信息,于是自己也开始看。

看着看着她就很莫名其妙。这个动不动就哭唧唧的Steve是谁?这个情话满天飞的Steve是谁?这个懂很多做爱姿势的Steve又是谁?

她对Dorcas提出这个问题,Dorcas煞有介事地指点她:“你懂什么,你没在Steve面前受过伤也没生过病,你怎么知道Steve不会像小说里一样哭唧唧?情话和做爱姿势都是学的,以后Steve肯定能做到。”

Sharon默默想象了一下Steve对着昏迷的她哭得稀里哗啦的样子……打了个寒战。“绝对不可能。”

“你怎么知道不可能?”Dorcas说,“你就说,Steve那么爱你,你要是死了他是不是也活不成了。”

Sharon又默默想象了一下……“我觉得他……会再找新女朋友。”

Dorcas呸了一声:“真没志气。”

“不是这个问题。”Sharon说,“你看过一篇文章没有?一个人在世界上适合的伴侣可能有几万个。Steve那么优秀,再找到新女朋友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但你承不承认,他们笔下的Steve看着很爽?爱的人去世之后用一生怀念她什么的。或者在你受伤时一边哭唧唧一边给你喂饭换药,说好听话来安慰你,有时候还是嘴对嘴的安慰,抛下一切工作围着你打转,再或者哪怕不受伤也随时待命,就等你一声令下就扑出去为你服务——爽不爽?”

Sharon听得牙疼:“怎么可能啊。”

“你别管可不可能,你就说爽不爽。”

Sharon认认真真想象了一下,诚实承认道:“爽。”

“你看,你一个正牌女友都觉得爽,这种文章怎么会没有市场呢?”Dorcas很懂行情地说。

Sharon敷衍地笑了几声。

 

自此之后,她脑袋里就时不时冒出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比如今天她出任务,其实是个很简单的突袭行动,她就在想,如果她受重伤躺在床上Steve会怎么做。再比如她在医院卧底,看到病房里一位丈夫温柔地照顾生病的妻子,就在想象如果她生病Steve会不会照顾她。这么着了一段时间,终于发展到今天Steve洗了一堆苹果,递给她一个没削皮的,她就在想他如果能削了皮切了块再喂到她嘴里……

停。Sharon在心里给自己敲了警钟。别把自己变成个变态,Sharon Carter。

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想。尤其是在网上看到一些写得一点不像Steve的小说,她实在没忍住,在某部小说下回复了一句:Steve不是这样的人。

很快她就得到了一堆回复。一大半人都表示你根本不了解Steve Rogers,另一小半人表示你行你上啊。

Sharon拍案而起,心想我上就我上,老娘要让你们知道真正的Steve是什么样。

 

 

 

阿灵顿公墓下着瓢泼大雨。天空布满黑压压的乌云,像是破了个口子,雨水奔涌而出,让人怀疑还有没有停下的可能。

他一身黑衣,没有撑伞,伫立在一块墓碑前。墓碑上的名字已经有些风化的痕迹,他抬起手,紧紧握住墓碑,仿佛想要更进一步,却已经成了奢望。

“Kate。”Steve的声音温柔又低缓,像是怕惊扰一个梦境。“我来看看你。八年了,你还好吗?”

自然没有人回答他,天地间只剩下滂沱的雨声。雨水顺着他的脸颊蜿蜒而下,他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手指关节在墓碑上握得发白。

 

 

Cut cut cut!这是什么场景?Steve会干这种事?就算她死了也没必要自虐啊?何况死了都八年了,转世投胎都会做两位数乘法了好么。

Sharon手里拿着杯可乐,咬着吸管儿走神,想象她死了之后Steve会怎么办。最后她眼前出现了这么一幅场景,Steve手臂里挽着一位面貌不清的女子,肩上扛着儿子,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出游,顺道去阿灵顿给她送束花。他儿子不知道这里躺着的是谁,一直抱着他的脖子嚷着要去游乐园玩,Rogers一家站了两分钟就继续前往游乐园了。他们离开之后,墓碑旁钻出一个鬼鬼祟祟的人,观察四下无人后把鲜花拿走了,等着再卖给下一个来扫墓的人。一只布谷鸟飞到她的墓碑上,毫不意外地拉了一滩鸟粪。

虽然事实很可能就是这样,然而这么写出来怎么总感觉怪怪的……再说她也没那么倒霉吧,那么轻易就死掉也太惨了点。

Sharon翻了翻眼睛,把刚写的那段文章扔进回收站,打开一个新文档。

 

晚上,Steve洗完澡洗完衣服,检查过所有窗户,爬上床看工作笔记。过了十几分钟,Sharon打着呵欠从另一边爬上床,打了个滚趴到他胸前,在他的锁骨上亲了亲。

Steve拿开笔记,把Sharon搂到怀中:“忙完了?”

“嗯哼。”Sharon在他肩窝上蹭了蹭,“我跟你说,我今天认真思考了,绝对要珍惜生命,不能死得太早。”

Steve微微一怔:“怎么想起说这个?”

“我一想到万一我死得早咱俩还没孩子,将来你带着你妻子孩子来祭奠我,就觉得亏得要死。”Sharon的声音闷闷的。

Steve把她搂得更紧了一些:“如果你不愿意,就写个申请书,我帮你去跟你们局长说,安排你去行政部门。”

“不用,我只是感慨一下。”Sharon觉得趴在Steve身上很舒服,舒服得她不想起来,干脆就自暴自弃地不动了。“其实你更应该小心才对。”

“我保证。”史蒂夫翻了个身,顺势把Sharon压在身下,蓝眼睛中蕴含了惊涛骇浪。“现在我们倒可以让你的担心稍微缓和一些,嗯哼?”

他低笑着,吻住Sharon的锁骨,嘴唇还有向下的趋势。Sharon感觉出他双腿间的器官已经迅速勃起,无奈地叹了口气:“缓和什么担心?”

“你不是担心没有孩子吗?”

“……Steve Rogers,你去把安全套戴上。”

 

他们就孩子的问题讨论过,决定还是等回到美国再说,反正他们都还年轻。但是Sharon想,万一有漏网之鱼,顺其自然也好。Steve很喜欢孩子,孩子们也都喜欢他,包括Clint家三个孩子和Scott家的Cassie。Sharon丝毫不怀疑他会成为一个好爸爸——这时她才后知后觉地想到,她可以写一写这个啊。

她对着电脑,咬着棒棒糖琢磨这个问题。她还没有孩子,想象这些总感觉有些异样。但她想要个女儿,两个更好。那就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吧,Sharon小的时候父母太忙,没时间陪她,她如果有了孩子一定要花大把时间陪伴他们,把小姑娘们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再把上门送情书的小男孩赶走。儿子……儿子就扔给Steve管吧,他那个性格,肯定能教育出最富有正义感和魅力的男孩。

有那么一阵,她为自己的想法而微笑,甚至想立即跟Steve说,不用等到美国了现在就要孩子吧。但一旦考虑到现实,她就不能不想到种种问题。首先就是怀孕,她有个同事怀孕期间并发症一个接一个地来,最后因为妊高症早产了两个月,差点死在手术台上。就算她能平安生下孩子,接下来的生活也是奶粉和尿片齐飞,半夜起床若干次把哭醒的孩子哄睡着,第二天带着绝望的心情去上班。更别说孩子还有可能生病或者出意外,万一出什么岔子他们岂不是要崩溃。还有,孩子是需要教育的,如果教育不好成了个小混蛋,整天跟父母对着干,她一定会后悔当初把他或者她生下来。

……算了,这种东西也是没办法写的。Sharon郁闷地把棒棒糖的光杆儿从嘴里拿出来,关了电脑去做晚饭。

今天是星期六,但Steve还在加班。Sharon不算很会做菜,想省事的话基本都是切一切然后一锅炖的做法,被Dorcas称为猪食。Sharon觉得,她身为一个只会拿微波炉烤鸡的人,根本没资格嘲笑她。    

但Steve莫名很喜欢吃她做的菜。不是假装的,他真的喜欢吃。Sharon对这一点思考许久,还是归结于他二战时期罐头吃多了,导致他除了罐头以外什么都觉得好吃。尤其是一般需要她做饭的时候都是Steve出外勤,回来的时候基本也累得顾不上嫌弃她的手艺了。

不过今天她时间充裕,打算做点别的。即使她做得并不好吃,人还是要有理想的。她完成了三文鱼沙拉,又把玉米土豆汤架到火上。然后她取出早上买的菲力,翻出松露和鹅肝,开始做她刚学会的罗西尼牛排。有人说做出好菜需要诚意,她自觉没什么诚意,只能委屈Steve试毒。而且今天她略微分心,牛排煎得有点过,好在还在可接受范围内。

Steve回来时她正好关上了玉米浓汤的火。他开门进家,Sharon听见声音,回头招呼道:“回来了?”

Steve甩了军靴往卫生间跑:“Damn it,我忍了一路了。”

他冲进卫生间,三秒钟后,传来抽水马桶的声音。Sharon撇撇嘴,把沙拉端上桌,再把牛排、汤和面包端出来。

Steve出来时已经换上家居服,并且把自己弄干净了。洗衣机的转动声传来,说明他已经把制服扔了进去。Sharon从上到下打量他一遍,他看起来有些累,但完好无损。

“任务顺利吗?”她为他倒了杯气泡酒。

“还可以。那群操蛋的恐圌怖分子在足球场里安放了炸弹,威胁T'challa和他们谈话。我们交手之后总算把拆弹专家送了进去,总之危机解除。”Steve边说边在餐桌旁坐下,低头看了看牛排,“新学的菜?看起来不错。"

Sharon把围裙解下来,在他对面坐下:“你试毒吧,我也不知道味道。”

Steve执起酒杯抿了一口:“我相信你。”

他给自己盛了些沙拉,又喝了两勺汤,才切下一块牛排送到口中。“我觉得味道很好,亲爱的。”

Sharon抿起嘴笑了笑,吃了块三文鱼。她抬起头,盯着Steve看,看得他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

Sharon用叉子戳了戳盘子里的沙拉:“我们有了孩子之后再也回不到这样的生活了,是吗?”

Steve笑了。他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角,温柔地直视着她的眼睛:“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想到有孩子之后的种种问题,”Sharon用手托住下巴,“觉得很恐慌。”

Steve把手伸过桌面,抓住她的手。“孩子是我们两个人的,问题我们也应当共同解决。”

Sharon迟疑地笑笑:“我不知道。孩子会带来这么多问题,我其实比较害怕。”

Steve轻轻叹了口气,用手指摩挲着她的手背:“如果你不想要孩子,我们可以不要。”

“什么?不,不是的。”Sharon看到Steve皱起眉,连忙说道,“我只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处理好这个问题。我想要孩子,但是我害怕这些问题。”

Steve依旧握着她的手。Sharon继续紧张地絮絮叨叨:“比如说怀孕,我妈妈说过她怀孕的时候一直吐到第二十二周才好转,万一我也这样怎么办?还有那些并发症,万一我因为这个死了怎么办?

Steve又叹了口气。Sharon舔了舔嘴唇:“但我还是想有孩子。你说要是没有孩子,就少了很多人生经历对不对。我也想要完整的家庭,和你一起。”她用手指梳了梳头发,“只是紧张。没关系,想通了就好了。”

“Sharon,看着我。”Steve说。

Sharon抬头看着他。Steve的目光温柔又凝重:“我知道怀孕需要你的极大付出。偏偏这种痛苦是没人能替你承担的——虽然我很想替你承担,但我也不能。”

Sharon皱皱鼻子。Steve稍微顿了顿,接着说道:“这事决定权在你,我完全尊重你的决定。我能做的只有……你知道,只有我能做到的事情。”他捏了捏她的手,“我爱你。”

Sharon轻声说:“我也爱你。”

 

吃完晚饭,Steve进书房写任务总结,Sharon给Dorcas打电话。Dorcas听了她对于生孩子的困扰,问她:“Steve怎么说的?”

“他……”Sharon仔细想了想,“他说决定权在我,他尊重我的决定。”

Dorcas难以置信地反问:“就这个?”

“不然呢?”

“你脾气太好了。”Dorcas笃定地说,“你想知道Bill是怎么说的吗?”

Bill是Dorcas的男友。Sharon问道:“怎么说的?”

“……算了,我让他来跟你说。”Dorcas对着电话说完,抬高声音叫了Bill的名字。片刻之后,Bill来到电话那端,向她打招呼:“嗨,Sharon。”

Sharon说:“嗨。”

Dorcas在背景音中说:“你把问题再和他说一遍。”

Bill耐心地等待着。Sharon犹豫片刻,望了望书房确定Steve不会出来,把自己关在阳台上,问道:“Bill,如果Dorcas想要孩子,又怕孩子可能带来的各种问题,你怎么想呢?”

“有我在她怕什么?”Bill快速说道,“她可以辞职,反正我能负担起一家人生活。她怀孕辛苦,等孩子出生我就多付出一些。如果她想工作,我们就请保姆,或者我多待在家一些时间。如果她想过二人世界了,我们可以把孩子送去寄宿学校,或者请保姆来照顾几天,我们出去旅游。总之,一切问题我来解决就行了。”

听了这番话,Sharon有点发愣。Dorcas拿回电话:“我第一次问他的时候,他就是这么说的。其实我也不是真的要他解决所有问题,只是想听个他的态度。”

Sharon下意识地朝书房看了一眼:“但是Bill不是Steve。我也不是你。”

“但是你真的觉得他态度没问题吗?”Dorcas说,“他说尊重你的决定,难道不是把问题又抛给你了?”

“你这是想多了。”Sharon说,“他只是任由我做决定而已。”

Dorcas叹了口气:“那你说,Steve这样,你万一怀孕,他能尽力照顾你吗?”

Sharon说:“我又不是没手没脚,要他照顾干什么?”

……

 

说归说,Bill的回答还是让Sharon郁闷了那么一小会。她虽然认为自己怀孕也不用Steve鞍前马后照顾,但是一想到她的前景可能的确如Dorcas所说,是孤独地待在家里期待出差的Steve回来,她还是感到有些凄凉。

在她真正需要Steve照顾的时候,他会怎么做呢?

她看过别人写的Steve,无一例外都是抛下工作围着女主角(或者男主角,这不重要)全天候打转。她觉得这不可能,想写个自己的小说反驳一下,却琢磨许久也没琢磨出真正的Steve会怎么办。于是她才找了个时机去问他,结果他的回答(不出所料地)毫无意思。她不甘心,拐弯抹角地问了若干次,最终把问题直接问了出来,他的回答依旧(不出所料地)让人失望。

Sharon只好姑且自己编一编。但无论她怎么编,写出来的Steve总感觉不像他本人。她自我感觉很不了解Steve,心情有些抑郁。

人一抑郁就会出各种事故。她这几天经历了洗澡忘开热水器、平地扭脚、晾完衣服忘开烘干机等等事故,终于成功地在切菜时切到了自己的手指。

Steve回家后看到她的手,一边帮她上药一边叹着气问她:“你最近是不是工作太累了?”

“不是。”Sharon趴在他肩上恹恹地说。

Steve耐心地包扎完,亲了亲她的头发:“你去休息吧,饭做好了我叫你。”

Sharon点点头,亲了下他的脸,回了房间。

她当然是不会休息的,她回房间是想接着刚刚没写完的段落接着写。菜刀切手虽然挺疼,但疼得她似乎突然想通了。既然Steve横竖已经是她的人了,那即使写偏了也没什么,反正她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她这么想着,突然就打起了精神,开始写一个她酝酿许久却不敢写的故事。

 

Kate紧紧攥住手中的验孕棒。她揉了揉眼睛,没起什么作用,上面依旧是清晰的两道红线。

“不。”她喃喃自语着,捂住嘴,眼泪顺着她的脸颊簌簌落下。“不,Steve。”

她一直选择性遗忘着某些事情。但面前的事实像利剑一样刺穿了她的记忆,逼迫她回忆起审判那天的滂沱大雨。Steve满身雨水,脸上还带着番茄的汁液,在法庭台阶上紧紧拥抱住她……然后她对准Steve的胸口开了一枪。

Steve难以置信地低头望着自己的伤口。鲜血迅速渗透了美国队长制服,一滴一滴滑落,在雨水中晕开成片的血色。她从恍惚中挣脱出来,惊恐地瞪大眼睛,按住不断渗血的伤口。Steve用力地喘息了几声,抬起一只手,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脸颊。

“别哭……Kate……”他话都说不利索,却还挣扎着安慰她。

“不不不……”Kate抽泣着抱住他的头,“求求你,不要死。”

Steve笑了。他的瞳孔已经散开,脸色苍白,是灯尽油枯之兆。

“你真美,Kate……”他气若游丝,“你让我的呼吸都变得甜美了……”

“不——”

 

Steve探头朝书房里望去。Sharon趴在电脑前睡得一片安详,电脑屏幕闪烁着Word文档的光标。他暗自笑了笑,蹑手蹑脚地走到她身边,轻轻把她的手臂从桌上摘下来,再把她抱到床上。之后他返回书房准备关电脑,瞥了眼文档的内容。

 

Sharon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Steve躺在她旁边看书。她回忆起自己在哪睡着的以及睡着之前在干什么,后背上刷的一下冒出一层冷汗。

“醒了?”Steve扭头看她,把书放到床头柜上,“吃饭吧。”

Sharon悄悄观察着他的表情。但是Steve没什么表情,只顾着掀开被子坐起身。

“对不起。”在她能控制住自己之前,Sharon脱口而出。

Steve笑出声来。他转过一个角度正对Sharon:“用不着道歉。”

“我那个……我每次犯困,写出来的东西都会很傻。我现在就想把它删了。你是不是已经删了?”Sharon可怜巴巴地看着Steve。

“没有。”Steve还在笑。“我只是奇怪,你怎么想得出这种情节?你被脑控杀了我,我那时还即将接受审判。然后你发现自己怀孕了?”

Sharon呻吟一声,双手捂住脸。Steve笑个不停,把她的手从脸上拉下来:“我对你不好?你忍不住想在小说里弄死我?”

Sharon依旧用一只手捂脸,从手指缝里看着他:“我再也不了。”

“没关系。”Steve用手指在她的掌心画圆圈。“想写就写吧,别人写的更过分。”

Sharon把手放下来瞪着他:“我不是别人。”

“你当然不是。”Steve吻了吻她的手心,“所以你更可以随便写。”

 

他说是这么说,Sharon也不敢随便写了。她其实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她只是在写一个更符合她期望的Steve。但是Steve已经很完美了,她到底在期望些什么呢?只是贪心罢了。

Steve偶尔会拿这事嘲笑她。比如正好端端地看着电影,他突然来了一句“Sharon,你让我的呼吸都变得甜美了”,然后自己笑倒在沙发上。Sharon一个人面红耳赤地坐在那里,认真思考给他洗个脑清除掉这段记忆的可能性。

她实在是很纠结。写Steve吧,动不动就写得不像他自己。要写得像他吧,他又实在是没什么好写的。Steve这个人,聪明又理性,温和又沉稳,生活中这种性格挺好,写到小说里就写得像白开水,一点意思也没有。

要说她没有一点期待生活中有点别的情节,那是不可能的。但确实是没有,他们连架都吵不起来就能和好,Steve又是个不会说情话的人,她过得仿佛是别人几十年后的退休生活,每一天都能看见自己第二天的样子。

虽然说和超级英雄谈恋爱听起来很刺激,但那也得分人……

 

她在这种心态下纠结了很长时间,直到她认识了Shuri。

Shuri是T’challa的妹妹,那时候正对Sam颇有好感。某个晚上,Shuri把Sharon约去快餐店,聊起天时向她提起了Sam的种种优点。Sharon边啃一个汉堡边听她叨叨,终于她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多,不好意思地眨眨眼睛:“抱歉,说多了。”

“没关系。”Sharon最后一点儿汉堡塞进嘴里。

Shuri喝了口咖啡,换了个话题:“你也不跟我讲你们的事儿。说起来,和Steve恋爱是不是没什么意思?”

Sharon噎住了。

这句话简直戳中她这些天以来的心思,她很想说是。但是话滚到嘴边,出口的却变成了:“不,其实挺有意思的。”

Shuri笑了笑,转头看着她:“给我讲讲吧。”

Sharon咽下嘴里的食物,顺嘴说:“那天我跟他说,我怕怀孕可能会出现的各种问题。”

Shuri挑挑眉毛:“然后呢?”

Sharon想了半天,最后说道:“他说——‘我很想替你承担,但我也不能’。”

这话一出口,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这是Steve说过的话。但他的的确确说过,那时候她心思放在别的地方,现在回忆起来才迟钝地发觉,这句话真是好听得不能再好听了。Steve不是不会说话呀,他说过的话比所有别的人的情话都更好听更有分量。

她为什么会认为Steve不会照顾她呢?那天她在电脑桌前睡着了,难道不是他把她抱到床上的?他不出任务时,家务事基本都是他来做的。难道非要通过保证来证明他会对自己好吗?

她含着速溶咖啡的吸管望着Shuri,忽然心情好得想唱歌。

Shuri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没看出来Steve这么会说话。”

Sharon说:“对,他很会说话。”想了想补充道,“他还会做晚饭,做得很好吃。”

“嗯哼,我知道他好。”Shuri往她的咖啡杯里看了一眼,杯子已经空了。“但也好不过Sam,我是真心的。”

Sharon没回答她,她的思维已经跑远了。她以前怎么没发觉呢?难道是在Steve身边待久了,都没有感觉了?她为什么要迷恋和纠结那些明明不是Steve的形象,她爱的不是Steve本人吗?

Shuri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喂?”

Sharon回过神,抓起自己的包:“谢谢你,我想通了一点事情——我得赶紧回家了。”

Shuri笑了声,抽出餐巾纸擦了擦嘴角:“随你。”

 

Sharon回到家,先冲进书房,把自己这些日子以来写的小说全扔进了回收站。然后她走进卧室,手脚并用地爬上床,躺到Steve身边。

Steve永远在看他看不完的报告,用没拿报告的手揽住Sharon的肩膀。Sharon趴到他身上,亲了亲他的脸:“关于前些天我写你的小说,我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Steve斜眼看她:“哦?”他把报告拿到一边,直视着她的眼睛充满笑意,“我是死了伤了还是植物人了?”

“不。”Sharon郑重其事地伸出手,按住他的胸口,“我把它们删了。”

Steve倒是怔了片刻。Sharon凝视着他的脸,觉得自己前些日子实在太傻了,就冲着这张脸她也不应该抱怨什么。

“因为我爱的是你啊。”Sharon不客气地把小腿搭在Steve的大腿上。“我才不关心别人写的你有多体贴温柔或者会说情话呢,那都不是你。”她仰头去咬他的嘴唇,“我爱你。”

Steve的眼睛闪烁着比平时还亮的光。“我也爱你。”他重重地回吻着Sharon的嘴唇,“还有,谢谢。”

“为什么谢我?”Sharon好不容易在接吻的间隙腾出空来说话。

Steve翻了个身,把她罩在自己的手臂中:“说实在的,我是个无趣的人,这点很多女孩子说过。”他俯身,用最柔和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谢谢你能爱我。”

Sharon刚想说爱你的人到处都是我一点也不稀奇……就发现Steve已经在扯她的热裤拉链了。她叹了口气,决定还是先应付这位急不可待的超级士兵,以后再想这些吧。

后来,显然,她理所当然地把这件事忘记了。



*************************************************************************

我也不知道为啥要写这么一篇番外,反正就是写着玩的。

Sharon最后那篇小说是漫画美队之死的情节……我觉得着实狗血……实在太狗血了,编剧可能是看言情长大的(手动再见)

文里Sharon写废的段落,那都是我逝去的青春啊(远目


Shuri是漫画里黑豹妹妹的名字。我一直想拉郎猎鹰×黑豹妹妹,发现他真的有个妹妹简直感天动地

评论(8)
热度(12)
© 清朗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