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良心,我对你们每个人都是真心的!
头像是桑切斯家的狗狗(。

【Steve×Sharon】白驹过隙(六)


我知道没有人想看我还是滚蛋吧。






听完这个故事的晚上她失眠了。即使闭上眼睛,美国队长的盾牌、冬日战士的手臂、钢铁侠的战甲也不停地在她眼前打转,连带着西伯利亚连绵不绝的雪山。一旦陷入浅层梦境,这些意象就开始相互撞击,破碎又重组,凌乱又纠缠不清。


她在第三次惊醒后总算放弃了睡觉的打算,起床想喝杯水。结果手一挥把杯子撞翻了,扶起来再一挥又撞翻了,再一挥又撞翻了。她干脆放弃,披了件衣服打开电脑上网。


实际上上网不是个好的选择,但她也没有别的事情来打发时间。官方写新闻时是绝不可能偏向Steve的,毕竟要把正义的美国队长扣上逃犯的帽子。她知道这会大大影响民众对他的看法,已经在心里做了十足的心理准备。但是打开电脑刷开她经常上的论坛,还是被一个大大的红色标题吸引了注意力。


《美国队长之死》。


Sharon舔了舔嘴唇。


她在心里过了两遍这个标题,确定自己没看错一个字母后,干巴巴地笑了一声。笑声回响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很快就消散了。她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勇气打开这篇文章,鼠标在标题旁边兜兜转转了几个轮回,还是忍不住好奇心点开了网页。


她花了三四分钟看完这篇文章,其实愣了几分钟。


她不知道官方发布的消息究竟偏成了什么样,才能让这篇文章的作者写出这样一篇她甚至暂时没勇气再看一遍的文章。关于她自己的部分先不说,那大概是因为没人知道她和Steve这两年的经历。但她看着那篇文章下面回复和赞的数量蹭蹭上涨,只想顺着网线揪出那位作者,问问他或者她是真这么认为还是只是一时被蒙蔽。


她向来知道,有些人会把恐圌怖分子造成的伤亡怪罪于超级英雄。Steve一直说叉骨的自爆是他的责任,政府大概恰巧忘记了公布这句话。她不明白,被超级英雄们保护和拯救的民众,究竟有什么资格苛责这些超级英雄。如果说承担的责任与能力成正比,又有几个人在承担了自己应尽的责任后才抱怨超级英雄做得不够多?


她也知道有些人会以出身判断别人,甚至刻意以精英阶层和平民阶层来划分原本在社会上广受赞誉的复仇者们。但看到作者对于Rhodey和Sam的态度,她还是感到十分震惊。她想不通,用Rhodey经过比Sam漫长得多的军旅生涯得到的职位和Sam的出身对比究竟能证明什么——或者意图证明什么。何况就她所知,Sam退役前所属的特种部队征兵培训起点就是大学本科学历授少尉军衔,同样是军官,作者的言论只能说明她对美军军衔一无所知。


即使真的比拼学历,Sharon觉得她的斯坦福大学的数学与计算机双学士学位在作者那里大概是白拿了。她没问过Steve和Bucky的学历,但是Steve至少入伍前已经考取了美术学院,作者是真不了解还是成心无视?


她其实也见过很多歪解别人言论的情况,Steve在索科维亚说过的话被拿来和这次的话用作了对比。不知是成心还是无心,他们无视了这两句话一句发生在结果发生之前,一句用在结果发生之后。美国队长当然会选择在所有民众之后撤离,可是如果他没能救下所有的人,难道民众要要求他自杀谢罪?还是他们更愿意看到以泪洗面、一蹶不振、无法接受现实的Steve,又或者只因为美国队长本身的性格,内疚与自责表现得没有那么明显?


她也不是没见过判断事情完全从自己的立场出发、将整件事情解读得面目全非的人。Steve究竟什么时候说过“你只是失去了父母,他可是失去了青春”?又有谁规定,Bucky受到的惩罚应当是死在钢铁侠手下?Sharon完全可以理解那时钢铁侠的愤怒,但是愤怒永远不是杀掉一个无辜的人的理由。正因为人有时控制不住愤怒,才需要别人的阻拦和劝解。难道他们认为美国队长放任钢铁侠杀掉冬日战士才是这件事的正确解决方式?


她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人的价值观与她所坚持的大相径庭。但是这么多——不友好,甚至可以说是恶意的想法如此密集地出现在一篇文章中,还是让她的后背滚下一阵寒意。她甚至怀疑,当初Steve冒生命危险救下的人中,会不会也有人持相同的观点,而未来再遇到危险时,这些人还会不会继续祈求美国队长的帮助?


Sharon其实仅仅是复仇者联盟的旁观者。她从未融入他们的圈子,也从未想过成为复仇者。但在她和复仇者们有限的相处过程中,她看到了Wanda在拉各斯事件后的自责,以及她在自责后继续拯救世界的决心。她也看到鹰眼抛下稳定的退休生活重操旧业,因为保护这个世界其实也是在保护他所爱的妻子和儿女。她与T’Challa没说过一句话,但是她知道世界上有一些人就是这么善良,也总有一些人认为他们的善良是奇怪或假装。她与Scott甚至没见过面,但她知道Scott加入Steve阵营的目的是拯救世界而不是追星。


Steve最终离开也不是因为Bucky而畏罪潜逃,而是因为协议导致了复仇者联盟的分裂。Sharon按住太阳穴,究竟官方的新闻写了什么,才让民众能真心实意认为Steve Rogers为了私情抛弃大义?


——难怪Natasha让她不要提前看新闻。


Sharon叹了口气,仰面倒在椅子上,两眼一眨不眨地望着天花板,发了半天的呆。她想上床继续睡觉,疲惫的身体却在不停抗议着。于是她做了个钟摆运动,趴到桌子上,用这个姿势上了一夜的网。


这样的后果就是第二天一早挂上了两个黑眼圈。Sharon化妆时对着镜子照了半天,自觉不能这样去面对总部那群政客,只得把遮瑕膏翻出来擦了擦。调查时间安排在上午十一点,她容光焕发地走进总部安排的讯问室,几分钟后,面前出现了几位板着脸的高层的实时投影。


她认出了她的直接上司Everett Ross,国务卿Ross将军,还有CIA的几个最高领导。令她略感意外的是,Dorcas表情严肃地坐在她老板身后,鼻梁上架着黑框眼镜,手中攥着记录用的笔。她朝Dorcas点点头,Dorcas瞄了一眼她老板,偷偷朝她挤了挤眼睛。


这么大的阵势当然不是为了她自己。Sharon暗暗抽了口气,把腰挺得更直了一些。


Ross将军站在一间看起来像监控室的房屋内。首先开口讯问的就是他。


“你是Sharon Margaret Carter?”


“是的。”Sharon说。


“Harrison和Amanda Carter的女儿,Margaret Carter的侄女?”


“是的。”


“是的,是的。”Ross将军点点头,语带讽刺,“你认为Peggy会为你感到骄傲,对吗?”


Sharon没吭声。Dorcas翻了个不太明显的白眼。


Everett Ross在椅子上动了动。Sharon望向他,他手里飞快地转着一支笔,清了清嗓子:“你与Steve Rogers的恋爱关系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前天。”Sharon说。


“前天,有趣。”Everett笑了一声。“你们是在Peggy Carter的葬礼上一见钟情的吗?”


他的眼神冷漠而嘲讽。Sharon警告自己保持冷静。


“不,先生。我与Steve三年前是邻居,此后一直保持朋友关系。”


“三年前你在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工作。”CIA局长说,“那时神盾局局长还是Nick Fury。你在Steve Rogers破坏洞察计划之后调至CIA。”


“是的,先生。”


“你是否参与了Steve Rogers破坏洞察计划的行动?”


“确切地说,是的。在他通过神盾局广播做了那一番著名的演讲之后。”


“你的意思是,你并没有提前对他透露洞察计划的任何状况。”


“没有,先生。”


“如何证明?”


“我想,如果Steve提前知道了洞察计划,他早就会采取上诉的方式阻止这一计划实施,不至于等到前年那种紧急状况下,造成如此巨大的损失。”


“通过Rogers的人品来证明你自己?”


“是的,先生。我相信这足以证明。”


她不动声色地与局长对视着。她对这位局长谈不上反感,至少比在场的两位Ross强得多。其实在这件事发生之前,他还挺器重她的。


最终是局长先移开了目光。“当然,Rogers的人品我们有目共睹。”


“这不是问题的关键。”Dorcas的老板不耐烦地说。“我反而认为,正是你对他人品的信任使得你犯下了这次这样严重的错误。”


“我不这么认为,长官。”Sharon双手交握放在膝盖上,倾身向前。“当我把装备送给Steve时,我们都认为他是去执行拯救世界的紧急任务的。”


“这是违反规定的。他已经不再拥有这一资格。”


“他当然拥有。在不作为复仇者一员的前提下,仅仅以一名公民的身份。当然,您打算对他提起公诉,但在那之前,Steve还未被认定有罪。他在行动中没有打算动用复仇者的资金和装备,而我身为柏林反恐小组的领导人之一,所做的仅仅是将已收缴装备配发给我认为需要的人群。”


“但实际上并不是,Carter特工。”投影中唯一的一位女士说道。Sharon认识她,她是CIA主管人事的最高领导。


“是的,如果证明他们最终完成了拯救世界的既定目标,我可以免责。但结果并非如此,证明我的判断失误,我接受处罚。”


那位主管人事的女士点点头。她的头发梳成紧紧的小圆髻,戴着无框眼镜,下巴的弧线令人生畏。


“照条例处罚,应停职三个月。”她说。


“我们是否应该考虑到这位特工的行为为社会带来的恶劣影响?”一直没说话的最后一位高层开口了。“她这一行为实际上极大地鼓励了Rogers队长叛逃出国的行为,这不是停职三个月能解决的。”


“你有什么建议?”CIA局长问。


“开除出CIA。”


Everett Ross用笔尾挠了挠下巴:“考虑后果的话,也未尝不可。甚至可以追究她的刑事责任。”


“但是我们还是要考虑到动机。”人事部高管说,“她最初的意图良好,虽然造成了严重后果。我的提议是,刑事诉讼就免了,停职时间可以适当延长。”


“比较合理。”Dorcas的老板点点头。


对于这个显得很有人情味的惩罚,Sharon和Dorcas交换了一个有些意外的眼神。Sharon前往总部的时候甚至做好了回不去的打算,现在的状况可以说温和得让人不敢相信。但当她把目光转向重新开口的Ross将军时,她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


“Carter特工,我比较好奇另一件事。”Ross将军说。Sharon注意到他身后的背景已经变了。她由隐约可见的铁杆辨认出那似乎是个监狱,但她不知道国务卿去监狱做什么。


“鉴于你和Rogers队长这样的关系,我有理由怀疑他在逃离西伯利亚之后联系过你。”


“没有,长官。”


“那么他未来一定会联系你。”


“我不敢肯定。”


Ross将军凝视着她:“如果他联系你,你愿意与我们合作对他实施抓捕吗?”


Sharon的心猛地往下一沉。


“不,长官。”


“这是你洗清自己罪名的最好机会。”Ross将军冷淡地说。“否则我将对你提起公诉,罪名是扰乱社会治安和妨碍公务。”


Sharon深深叹了口气:“您觉得,我做事情之前没考虑过这一后果?”


“监狱并不是令人愉快的旅游胜地,Carter特工。希望你仔细思考一下。”


Ross将军说着,将腕表摘下,摄像头对准他身后的牢房。Sharon看清牢房内的景象,尽管做了心理准备,还是倒抽一口凉气。Wanda身着束缚衣,面戴口伽,蜷缩在牢房角落,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镜头。


Ross将军转动腕表,不同的牢房一个接一个映入眼帘。她认出了仰面躺在床上的 Clint的头顶,还有蚁人靠在墙壁上好奇地望着她。最后她看到了Sam,他从铁栅中探头向外,对她简单地点了下头。Ross将军注意到这个动作,立刻转身离开了囚室,回到控制室中。


“如果你不与我们合作,今晚大概就要在这里过夜了。”Ross将军用刻板的声音说道。


Sharon朝Dorcas看了一眼,她在拼命摆手。Sharon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心中怒火,让声音保持平静:“Ross将军,让我们搞清楚几件事情。”


她的余光看到Dorcas用一只手掩住眼睛。Dorcas了解她——但她实在克制不住自己。她必须说些什么,即使这是没有用的。


“您所代表的政府,对外宣传时刻意声称Barnes是个不受控制的精神病患者,从而营造出Steve苟徇私情违抗政府,执意帮助旧友逃跑的形象。但你我皆知,当Steve第一次阻挠德国特战队行动时,Barnes精神状态稳定,你们下达的命令却是格杀勿论。Steve所做的一切仅仅是将Barnes活捉,仅此而已。这点您比我更清楚,长官,但您在宣传中始终在回避这一点。


“为了毁掉Steve的形象,政府不惜曝光Stark与Barnes的个人恩怨,却丝毫不提及在西伯利亚Stark曾经试图杀死Barnes这一事实。刻意回避Steve做法的正确与否,而去大力宣传Steve与Barnes之间的友情。这一招相当高明,长官,现在支持Steve最终做法的人居然有一大部分是出于对二人深厚友情的感动,而剩下的人都在讥笑美国队长支持者的狭隘,这实在是天大的讽刺。与此同时,媒体甚至在新闻中采用引导性语言,令普通人误解复仇者联盟的运营资金和战损全部由Stark工业负责。忘恩负义、吃里扒外的形象塑造得十分轻松,不是吗,国务卿先生?


“我想你们早就做好了计划,Steve不签约应该在你们意料之中。所以你们才会准备这样一座位于美国本土之外的监狱,即使不经审判就进行关押,律师也起不了作用。说实在的,将军,这座监狱设计时目标群体包括哪些人?美国队长?红女巫?Hulk?”她凉凉地笑了一声,“总不会还有Thor吧?”


Ross将军连眼睛都没眨。


“你知道这些话不会对我产生任何影响,Carter特工。”


Sharon耸耸肩:“我知道。但是总得有人说出来。”她叹了口气,“这番话我本来打算在法庭上说,看来长官没打算给我这个机会。”


“确实没有。”Ross将军冷漠地挥挥手。


Sharon背后的门轰然洞开,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冲了进来。Sharon认命地举起双手,打算束手就擒。


“等等。”


Sharon惊讶地望向突然开口的局长。Dorcas微微张开了嘴巴。但局长确实已经从椅子上站起身,多少带着点无奈和挑衅。


“你们都是局里的特工?在这幢大厦中,不得逮捕Sharon Carter。”


特工们面面相觑。Ross将军依旧面无表情,局长朝Sharon挥挥手,她果断地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向门外跑去。

评论
热度(13)
© 清朗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