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良心,我对你们每个人都是真心的!
头像是桑切斯家的狗狗(。

【Steve×Sharon】白驹过隙(五)

顺说有没有人想看冬兵的原创女主啊



(七)

接下来的几个月,复仇者联盟并不太平。即使是Sharon这个局外人,也明显体会到了Steve情绪的焦躁,尽管他在她面前一直尽力掩饰着。

《索科维亚协议》的提出看似突然,其实早有预兆。前几个月,Steve越来越频繁地被国防部找去谈话,明里暗里无非是劝说他接受管制。在这一点上,他和钢铁侠产生了分歧。尽管他们的分歧几乎存在于每件事情上——小到该不该在会议室装咖啡机,大到某次作战任务谁打头阵——但这次,无疑是最严重的一次。

他们没有开诚布公地交谈过,只在话语间试探过彼此的想法。Sharon有一次去复仇者大厦找Steve,恰巧听到会议室里传来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争论声。

“他们这样吵过好几次了。”Wanda对Sharon说。她还是个小姑娘,难掩神色间的不安。“事实上不算吵,你知道,只是无休止的辩论。我倒宁愿看到他们打一架。”

Sharon安抚地拍拍她的手背:“我相信会有解决办法的,不是吗?”

“我不相信。”Wanda坐在椅子上晃悠着小腿,“Tony让我尽量不要出任务,如果必须出任务要小心再小心,因为人们不了解我,万一出事会引起大家的恐慌。”

Sharon点点头:“他说的也没错。”

“但队长鼓励我加强练习。”Wanda抬起右手,红色光芒笼罩着几颗水晶在指间缓缓转动,“他说我要向人们证明我的价值,才能避免他们害怕我。”她笑了笑,“有时候我真不知道该听谁的。”

Sharon也笑了笑:“如果你问我的建议,我更支持Steve。”

Wanda依旧盯着空中漂浮的水晶:“我想也是。我总不能一辈子被人当成怪物。”

正在这时,Steve从会议室中出来了。看到门口的两个姑娘,他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一点:“Sharon——有什么事吗?”

“工作的一点事情。”Sharon眨眨眼睛,“等等再说。”

Steve会意地点点头,转向Wanda:“今天练习得怎么样?”

“你觉得呢?”Wanda挥挥手,Steve被一层红色光芒包裹起来,缓缓飘到空中。后者点点头,脸上浮现出满意神色。

“你们在干什么——放他下来,Wanda!”Tony钻出会议室,气势汹汹地叫道。

Wanda立刻垂下手臂,Steve落到地面,不满地说:“干什么?”

“我们还不知道Wanda的魔法会不会对人体造成什么伤害,你就拿自己做实验?还在我的大厦里?”Tony抱起手臂。

Steve无奈地叹了口气:“她的魔法,没人比她自己更清楚,只需要进一步练习。”

“在我弄清楚威力可能有多大之前不行。”Tony干脆地说。

Steve翻了翻眼睛:“你研究你的战甲时也是这么想的?”

“尽管看起来没有,但我确实经过了周密的计算,确定了失败所能造成的最大危害才敢实验,否则你以为我还能活着坐在这里?”钢铁侠抬起一边眉毛,“你怎么能由着她胡来?”

“什么叫胡来——你难道想在你研究出结果之前都把Wanda当成莴苣公主?”Steve单手按住Wanda的肩膀。

“她训练时又不是没出过错,后果你比我清楚。”Tony坚持道。

Steve摇摇头,扭头看向Wanda,神色温和地开口问道:“Wanda,你自己是怎么考虑的?”

Wanda的目光在钢铁侠和美国队长之间来回逡巡了几次,最后定格在Steve身上。她直视着Steve的眼睛,小声说道:“我想训练。我想要战斗。”

Steve双手一摊,流露出胜利的神色。Tony翻了翻眼睛,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Steve转向Sharon:“我们走吧。”

 

其实Sharon来找Steve是一点私事。CIA刚刚接到消息,有特工发现冬日战士在东欧附近活动。但是他反追踪能力很强,那名特工转眼就跟丢了。

听到这个消息,Steve揉了揉眉心:“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Sharon稍稍有些意外地看着他:“我以为你会很高兴。”

“我当然很高兴。”Steve答道,“我得抽空去那边一趟……但最近联合国风声很紧,这边忙得要命。一大半国家都收紧了关于复仇者跨国抓捕行动的规定,以前基本只用提前半天通知国防部,现在要和一堆人开一堆乱七八糟的会议。”

美国队长双手插在口袋中,紧紧皱着眉头。Sharon把手搭上他的后背,轻轻抚摸着。Steve用一个疲惫的笑回应了她。

“Tony没有明说,但我听出他支持我们接受管束。”Steve长出了一口气,“我讲了很多我知道的例子来劝说他,他始终听不进去。他觉得时代在变化——但我认为人心没有变,你说呢?”

Sharon屏住呼吸:“我不知道。但是这种管束的形式是什么?”

“就我得到的消息来看,可能是联合国要我们签署一种协议,具体内容未知。”Steve苦笑着说,“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们集体抗议,会被联合国当作恐怖组织对待。”

Sharon皱了皱眉:“这不可能接受吧。”

“我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他们会要求我们作为整体签约还是个人签约。”Steve声音低沉。“我希望我们能快点找出折中的办法……但实在太困难了。Clint的态度基本是不能接受,Natasha的态度不明朗。我没问过Vision,但是Wanda说她不愿意被政府官员管着,她更信任我。Sam说这种东西纯粹是胡扯。”

Sharon听出了他声音中的担忧,抬手按了按他的肩膀:“千万不要分裂就行。”

Steve摇摇头:“有时候天不如人愿。但我绝对不会成为戴维斯。”

“我知道。”Sharon朝他微笑,“你不是政客。”

Steve叹气道:“有时候我甚至希望我是。”

 

墨菲告诉我们,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Sharon觉得墨菲真是个人才。让人咬牙切齿的那种。

这段对话发生后不久,一大堆事情接踵而至。先是Wanda参加一次在尼日利亚拉各斯的秘密抓捕行动时意外失手(“我说什么来着?”钢铁侠说。),造成了十几名平民的伤亡(“没有她在就不仅仅是十几名了。”美国队长说,“何况我的责任比她更大。”)。这次行动毫无疑问加速了《索科维亚协议》的推行,这点Sharon是在之后知道的,让她更加惊讶的是,钢铁侠比复仇者其他人早一个月就签署了这一协议。

拉各斯事件一个月后,Peggy在梦中安详地离开了人世。三天后的葬礼上Steve知道了Sharon是Peggy的侄女。葬礼结束后不久,维也纳发生爆炸案,现场拍到了冬日战士的照片。Sharon那时恰巧是CIA的德国行动组成员,和她的队友在一堆乱七八糟的报告中整理出了Bucky的藏匿地点,位于布加勒斯特的一座旧公寓内。她把资料给了Steve一份,也不得不上交给她的上级。

她知道Steve会立刻前往布加勒斯特。在柏林的总部坐立不安地等待了几个小时后,特别行动组总算传来消息,他们逮捕了美国队长、猎鹰、冬日战士,瓦坎达新任国王T’Challa也被控制,他们会立刻前往柏林总部,对冬日战士进行审问。

听完同事的报告,Sharon长出一口气,坐回椅子上。如果Steve在抓捕行动中出事,她会自责死。幸好没事——上法庭和丧命比起来,显然是后者更让人接受一些。

又过了长长的几个小时,钢铁侠和黑寡妇也来到了柏林总部。Sharon隔着玻璃窗百无聊赖地目送他们走过,令她惊讶的是,Tony Stark转头望向她,并对她眨了眨眼睛。

她和钢铁侠并不熟。实际上没说过几句话。所以看到他走进自己的临时办公室,Sharon明白他已经猜到了一些事情。

“你好,Carter小姐。”Tony摘下墨镜,坐到办公桌对面。

Sharon应道:“Stark先生。”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想说什么。”钢铁侠向后靠到椅背上,“单凭这一点你立刻就会被停职。但我不会说,你可以放心。”

Sharon低头笑了笑:“停职也没什么。没了这份工作我并不是活不下去。”

“我想他们会有办法让你活不下去。”Tony冷淡地说。

Sharon平静地说:“说实在的,我没有重要到让政府私下处理的地步。”

Tony说:“是这样吗?身为队长的……女友?”

Sharon耸耸肩:“我不是。”

“哦?我真是高估了Steve。”钢铁侠说着,探身向前,十指交叉放在桌上,“那我是否可以问问,你究竟为什么要把Barnes的行踪透露给队长?”

感情上Sharon很想呛他一句与你无关。但她还是遵循了自己的理智:“因为特战队下令当场击杀。”

“好,让我们搞清楚一个事实。”钢铁侠说,“你比我更清楚,在必要情况下,当场击杀反抗抓捕的嫌疑犯是特战队员的权利。”

“让我们再搞清楚一个事实——特战队从来没有打算过活捉冬日战士。”Sharon直视着Tony的眼睛,“我看过他们的进攻计划,第一步就是往他的藏身之处扔一枚炸弹,能第一时间击杀最好。这点即使Steve和Barnes一开始不清楚,在炸弹扔出后也立马就能明白。”

钢铁侠挑起眉毛:“是这样?”

Sharon点点头:“千真万确。”

“好吧。”钢铁侠皱起眉,“但究竟为什么Barnes要制造这起爆炸案?队长早就说过Barnes对自己的记忆正在恢复,那只能说明他精神有些失常。”

Sharon叹了口气:“我也想不明白这一点。如果他真的精神失常,不可能躲Steve两年。这两年他基本上把地球翻了个个也没找到他。”

“或许是受到了一些刺激才引发了精神失常,这都说不好。”钢铁侠思索着说,“但现在麻烦的不是他,是队长。我来这里的路上国务卿传来消息,要对他和Wilson提起公诉。”

Sharon说:“他早就考虑到这点了。但他不在乎。”

“哼,是啊。”钢铁侠冷静地说,“要我说,他现在签约还有挽回的余地。国务卿承诺他现在签约,我们可以对外声称这次是他奉命追捕Barnes。”

Sharon笑了一声:“那个条约?他不会签的。”

“一开始可能是。但现在他没有别的选择。”钢铁侠生硬地说,“我了解Steve——他不是那种分裂复仇者联盟的人。”

Sharon沉默了几秒:“所以你才独自提前签约。”

钢铁侠没有正面回答,推开椅子站了起来,转身朝门外走去。他在门口停下,扭头望向Sharon:“你得帮我劝劝队长。”

“我不会的。”Sharon果断地说,“即使我相信那个见鬼的协议,也不会以我自己的想法影响他的判断——当然我也影响不了他的判断。何况我根本不信那个协议。”

钢铁侠撇撇嘴:“看出来了。”他重新戴上墨镜,“看来我依旧只能靠自己。”

Sharon说:“你可以试试看。”

 

他这么做了,显而易见地失败了。紧接着柏林总部出事了——先是大面积停电,冬日战士就在这个时候逃出了关押他的地方,Steve和Sam也同时失踪了。政府自然推测是二人制造了这次停电以帮助Bucky逃走——尽管Sharon和他们已经推测出了真凶的身份,只是还没来得及通知政府。

Sharon给Steve打电话,电话关机了。她又打给Sam,打了十几遍才有人接。Sam的声音听起来很急躁:“听着,不管你是谁,如果你不能弄到我们需要的装备就再见。”

Sharon说:“我能。”

电话那头静了两秒,Sam说:“你是?”

Sharon深吸一口气:“我没空纠结你为什么没存我号码的问题,把电话给Steve。”

她听到Sam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随后大声呼唤着Steve的名字。片刻之后,Steve的声音响了起来:“Sharon?”

“是那个心理医生吗?”Sharon直截了当地问。

Steve说:“没错。他还有进一步计划。”

“需要我通知Stark吗?”Sharon干脆地问道。

“他签了协议,通知也没用。”Steve说。

“需要我把你们的装备带给你吗?”Sharon继续问。

Steve停顿了一下:“你能吗?”

“可以。”Sharon说,“我去哪里找你?”

Steve报出一个机场的名字:“我们在停车场见。”

Sharon说:“好。”

 

把装备弄出来费了一些周章,Sharon不得不声称政府要提前收缴财产,才从那个非常抠门的小队长手中弄出装备。交接过程就很顺利了——除了一点,Steve吻了她。

这个吻来得十分匆忙,却又顺理成章。美国队长的嘴唇温热而柔软,身上还带着汗水的潮气。他们没有过多时间缠绵就不得不分开,Steve的额头抵住她的额头,她忍不住微笑,想说点什么:“事实上——”

“晚了点。”Steve接过她的话,低沉的声音缭绕在她的耳畔。她知道他的意思。他们有那么多次机会可以完成这件事——最终却不得不在这种状况下匆匆交换一个吻。但她很喜欢。

她的内心似乎被注入了奇妙的力量,支撑着她回到总部,接受Everett Ross的盘问。她想过逃走,但她相信Steve最终会证明他所做的事情的正确性,因此选择了回去承担后果。她被关在办公室中几个小时,先是得知战争机器重伤,然后是Sam、 Clint、Wanda和(让她感到有些意外的)Scott Lang被捕的消息。又过了大概有一个世纪,Ross气势汹汹地闯进办公室,冷漠地说:“你被停职了。会有人对你进行审问。现在,你跟随直升机回兰利。”

Sharon耸耸肩,顺从地站起身,往办公室门口走去。还没出门,身后的Ross冷不丁说道:“T’Challa把Zemo送来了。就在刚才。”

Sharon的心脏猛地一跳。

Ross淡漠的声音继续清晰地传入她耳中:“但是Rogers、Barnes和Stark都没回来。”

 

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自己的公寓中。公寓看起来和几天前她离开时没什么两样,餐桌旁的落地灯依旧亮得夺目,绿萝的枝条已经长得垂到了地板上。外面的世界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太阳穴一阵一阵地抽痛,浑身的细胞都在尖叫着让她去睡一觉,但她还是拿起手机,拨通了黑寡妇曾经留给她的私人电话。

铃声响了几秒,Natasha接了电话。Sharon说:“嗨。”

“嗨,Sharon。”黑寡妇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你在哪里?”

Sharon望了望窗外,曼哈顿的灯光温暖得有些不真实:“我家。”

Natasha笑出声来:“好。”

“你呢?”

“我?”Natasha呼出一口气,“我在阻拦Steve的最后关头反水,现在在逃。”

Sharon坐到沙发上:“究竟是怎么回事?Ross说Zemo被抓住了,但Steve他们都没回来。”

Natasha轻轻叹了一口气:“Sharon,我猜你还没看过电视,没上过推特。在你打开这些东西之前,先听我讲。虽然我不能保证Tony说的完全不偏不倚——起码比那些乱七八糟的猜测好得多。”

Sharon有些意外地答应道:“好。”

评论
热度(14)
© 清朗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