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良心,我对你们每个人都是真心的!
头像是桑切斯家的狗狗(。

【Steve×Sharon】白驹过隙(四)


嘤明早(不,不到六个小时后)还有第一节课然而我在干什么






(六)


十一月的巴塞罗那天空湛蓝,太阳像切开的苹果一样金灿灿、暖洋洋的。Sharon坐在咖啡馆靠窗的座位旁,百无聊赖地看着不远处圣家堂上空漂浮的云彩。


她的手机铃声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这铃声让她的唇边泛起了一丝微笑,随后就收敛起来,接起电话。


“Sharon?”对面的声音柔和而平静。


“嗯哼?”Sharon用右手接电话,左手继续搅拌桌上的咖啡,“你开完会了?”


“往你的四点钟方向看。”


Sharon扭头看过去,果然看到Steve站在那里的白桦树下,朝她抬手示意了一下。


“你这个……”Sharon扣掉电话自言自语着,还是没忍住露出笑容,匆忙走出咖啡馆,Steve在门口迎上她。


“开完会了?”Sharon问道。


“显然。”美国队长把手插进口袋,“我们还可以在这呆一整天。”


Sharon觉得自己笑得像初次约会的女生,赶紧抿起嘴巴,冷静地说:“我们进去吧。”


Steve抬手,做了请的手势。


 


这次西班牙之行完全没列在计划中。起因是Steve要去西班牙协调复仇者的跨境抓捕事宜,由于时间紧迫,雇了私人飞机。本着一个人两个人还是三个人坐那架湾流G150都没差的原则,他顺手给Sharon打了个电话,问她要不要来西班牙玩一趟。Sharon恭敬不如从命地答应了,于是她原本逛街的计划就在地点上做了一些变化。


此时他们正站在圣家族教堂中,玻璃彩窗透出波澜壮阔的渐变光芒。Sharon捧着杯果酒专心致志地喝着,Steve则在仰头仔细观察内墙的浮雕。Gaudí的神作的确美轮美奂,Steve伸手触摸花饰繁复的立柱,对Sharon感叹道:“直线属于人类,曲线属于上帝,果不其然。”


“什么?”Sharon干巴巴地问。


Steve问她:“你对建筑了解多少?”


Sharon直白地承认:“一窍不通。”


Steve笑着摇摇头:“Gaudí崇尚曲线,他认为大自然的元素,比如花瓣、露水、树叶,都由曲线构成,曲线是上帝的礼物。这座教堂也是同样,你注意看穹顶和立柱,几乎都由螺旋、锥线和抛物线组成,鲜少用到直线和平面。东边那面墙是诞生面,据说Gaudí当年为了设计这面墙,曾经效仿基督教徒传播福音前停止进食的举动,绝食了二十天。他去世时,这面墙已经基本完工了。”


Sharon说:“哇哦?”


“行了,不用迎合我。”Steve说。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Sharon把吸管从嘴里拿出来,“我想说的是,在我眼里这建筑就是双曲线和抛物线的组合,我满脑子都是用直纹曲面进行布尔运算啊。”


Steve被逗乐了:“好,我知道了。但生活依旧需要艺术,不是吗?”


“我没有艺术细胞啊。”Sharon把空掉的塑料杯捏扁,“小的时候上美术课学画画,我画的最高水平就是火柴人。”


“这没什么。”Steve微笑着说,“鉴赏水平与这个无关。”


Sharon才想起一直想问他却总是忘记的事情:“你参军前上的是艺术类学校?”


Steve点点头,眼中闪烁着回忆的光芒:“如果没有战争,我大概会当一个漫画家。”


Sharon嗯了一声:“我相信。”


Steve弯起眼睛。他的眼睛偏圆,弯起眼睛是心情好的标志。


“下面想去什么地方?”


Sharon随和地说:“随便。”


“你一点想法也没有?”Steve无奈地反问。


Sharon耸耸肩:“好不容易有时间出来玩,不想动脑子。”


Steve抬眼望了眼教堂顶。


 


两个人商议半天,最后因为都懒得动脑子,吃过午饭干脆散步去了海边。


巴塞罗那有很多海湾,他们去的海滩相对人烟稀少。到那里时天色已晚,海平面被落日余晖映得火红,与天边同样鲜艳的晚霞遥遥相接,竟奇特地呈现出水乳交融之感。碧蓝的海浪翻滚着白色泡沫,乐此不疲地撞上岸边粗糙的礁石,刷刷的响声与天边偶尔响过的海鸥鸣叫相映成趣。


Sharon捧着她的草莓蛋筒冰淇淋舔了一口。Steve拿着他在路上买的画板和笔,在沙滩上盘腿坐好,展开画板,开始画画。


Sharon叼着冰淇淋探头想看一眼,Steve朝她摆摆手:“等等,一会就画完了。”


Sharon就坐回原地,随意问了一句:“你难道在画我?”


Steve选择了微笑着保持沉默。


他身后是黑色的礁石,头顶的天空飘着大片大片的云,像是被扯碎的棉絮一样藕断丝连。Steve坐姿挺拔,是典型的军人坐姿,手中的笔在纸上飞快地滑动,让她联想到羽生结弦在冰面上优雅的舞姿。


“Steve?”Sharon试探着叫了一声。


Steve抬起眼睛看了她一眼:“累了就换个姿势。”


Sharon扑哧一声笑了:“不是这件事。”她把最后一点蛋筒塞到嘴里,“等你画完,我们玩个游戏吧。”


Steve挑了挑眉毛,没有停下手中的笔:“什么游戏?”


“我们猜硬币正反面,输的人就要被问关于身边的人的真实印象。不许说假话。”Sharon盘算着这个游戏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机会玩。


Steve笑了一声,又在纸上画了几笔:“没问题。”


他们默默无言地坐了十分钟。Steve画画,Sharon望着风平浪静的地中海发呆。直到Steve说了句“画完了”,才把她漫无边际的思绪拉回来。


“我能看看吗?”Sharon往Steve眼前凑了凑。


Steve收回画板:“到时候再给你看。不是现在。”


“到什么时候?”


Steve清了清嗓子,生硬地转移话题:“你不是要玩游戏吗?”


Sharon没有强求,从兜里掏出一枚1欧元硬币。Steve要了正面,她要反面。


硬币抛起再落下,是正面。


Steve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他低下头又抬起头,面色深沉地盯着她,似乎在思考些什么。Sharon镇定自若地等着他问自己问题,反正她的同事Steve大部分都不认识。


没想到Steve思考了十几秒钟,开口说道:“Daniel Johnson。”


Sharon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她翻天覆地地咳嗽了好一阵才艰难地问道:“你怎么会知道他?”


“有时候我很不务正业。”Steve笑得很开心,“说吧,你对他的印象是什么?”


Sharon扶住额头笑道:“Damn it。”


Daniel Johnson是她的同事,从半年前就一直在追求她,未果。Sharon完全不知道Steve是从哪听说的这个人,大概是她忽略了什么事情吧。


“他……”Sharon支吾着,“他人还不错。”


她不说话了。Steve怀疑地看着她:“没了?”


“我和他不熟。”Sharon无奈地笑。


不知怎么,Sharon感觉到Steve对这个答案很满意,但她没多问。于是他们继续这个游戏,这次是Sharon猜对了。


Sharon立刻抛出了期待已久的问题:“钢铁侠。”


她想知道这个问题很久了。Tony Stark以桀骜不驯、不服管教著称,她很想知道Steve私下是怎么看待他的。


Steve笑着摇头:“我猜到你要问他。”


“那你应该准备好了?”Sharon眨着眼睛问道。


Steve仅仅沉思了几秒,就给出了自己的回答。这个回答让Sharon沉默了片刻,随后耸耸肩:“好吧。”


Steve拿起放在身边的硬币:“继续。”


他们又玩了几轮。接下来,Sharon回答了对Maria Hill、Dorcas和Ross将军的印象,Steve回答了黑寡妇、鹰眼、Banner博士和Thor。


“Nick是个……”Sharon用手支着头侧躺在沙滩上,凝视着不知何时已经挂在天边的一轮月亮。“说实话,我对他最深的印象还停留在曾经拖欠了我三个月的外勤补贴。有时候我怀疑他是因为抠门才当上的神盾局局长。”


Steve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他也拖欠过我的。”


Sharon把视线收回到他身上:“他居然敢拖欠你的?军方派驻神盾局的军官他也敢拖欠?”


“你对Fury似乎有什么不得了的误解。”Steve说这话时一脸平静。


“苍天啊。”Sharon摸了摸鼻子,“不考虑接点别的活赚钱?”


Steve支着一条腿,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膝盖:“我只会画画和打仗。画画还不能保证按时交稿。”


Sharon正儿八经地说:“你可以当模特。”


Steve抬眼看她,笑了一声:“开什么玩笑。”


“我觉得我的观点能代表全美国百分之八十的单身女性,虽然没搞过普查。”Sharon翻身坐了起来,“说到这,你没想到他们用你的照片做T恤和收藏卡明信片之类的东西是侵犯你肖像权?”


Steve眨了下眼睛:“我确实没想到。而且,我丝毫不理解为什么有人愿意花钱买我的收藏卡。”


“我觉得你在批评我。”Sharon用受伤的语气说道。


Steve望向她,嘴角含笑:“嗯?”


“我有他们在你诞辰八十周年时发行的全套纪念邮票。”Sharon回忆道,“那时候我才十岁,父母给的零用钱也不多。于是我在我们社区找了个帮人送信的工作,看到你的邮票我就去敲收到信那家人的门,问他们能不能把邮票给我。就这样居然也被我攒齐了。”


Steve说:“你也真是闲的。没别的事好干了?”


“那是因为你没有偶像。”Sharon反驳道。


Steve的表情显然在说一个人为什么要给自己弄一个偶像呢。Sharon不想和他争论这个问题,就重新拿起钱币:“再来一局吧,结束就回宾馆。”


Steve点点头:“我要正面。”


“那我反面。”Sharon边说边抛出硬币,1欧元在半空中打着旋划出一道抛物线,最终落到沙滩上。是反面。


Steve带着笑意望向Sharon。Sharon想了半天,没想到什么合适的人。她有点想问问Peggy,但这样不好,毕竟Steve不知道她和Peggy的关系。再说,Peggy是Steve心里的一道伤,她不愿让他回忆起来。Bucky也是同样。


“说吧。”Steve低声提醒道。


Sharon说:“我。”


Steve说:“什么?”


“我。”Sharon盘起双腿,和他面对面坐着,“你对我有什么看法?”


Steve怔了一怔,失笑道:“哪有问自己的,不算。”


“没事,你随便说。嫌我丑都可以说。”


听到这话,Steve微微皱了皱眉:“你很漂亮。”


Sharon抿嘴笑了笑:“我当真了。”


“我说的是实话。”Steve的眉心显出一道浅浅的沟纹,表明了他在思考。“而且很勇敢。”


“就这?”Sharon略感失望。


Steve嗯了一声:“你还想听到什么?”


“没什么。”Sharon咕哝道。她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望,也不知这情绪从何而来。


Steve低低地笑出声来,用手撑住沙滩站起身:“天晚了,我们该回去了。”


海浪冲上沙滩又迅速退去,刷刷的潮声清爽又干脆,像神话中的西西弗斯一样不知疲倦、周而复始。Steve微微弯腰朝Sharon伸出手,背后是墨蓝色的天空,能看到几颗星星寂寥地闪动。Sharon握住他的手,Steve把她拉起来,却没有立刻松开手。


他的手掌干燥又有力,极具安全感。但她的心脏从来没跳得这么快过。


他们保持着呼吸可闻的距离,静静地对视着。Steve的眼睛在月光下又呈现出些微绿色,Sharon想再仔细观察一下,却又被他长而浓密的睫毛吸引了注意力。


Steve温暖的手指轻轻滑过她的长发,让一绺发丝缠在自己的手指上。Sharon不知不觉抬起空闲的手,想搭上他的肩膀,却只敢用指尖触摸。他握住她的手动了动,让他的手指扣住Sharon的十指,形成骨骼相缠的姿态。夜色宁静,他身上干净的肥皂香味紧紧包裹着她,她耳中就只剩下了海浪的轰鸣,以及他绵长的呼吸。


良久,Steve拾起地上的画板,牵起她,往回宾馆的路上走去。道旁的路灯隔五十米一盏,尽职尽责地亮着。他的身影被橙色光芒一照,投下变形的影子。影子长了又短,短了又长,在两盏路灯正中时被拉伸到极致。Sharon伸脚去踩他的影子,Steve感觉到这一点,对她宽容地微笑着。


 


这氛围实在适合发生点什么。然而那天什么都没发生,他们一路沉默回到宾馆,互道晚安后回到自己房间。她转身时似乎听到了Steve轻微的叹息,也或许只是她的幻觉。第二天乘飞机回到美国,Steve继续忙他永远也忙不完的拯救世界的工作,她继续回CIA坐在办公桌前玩她的三维弹球,一切照旧。


——也或许并不照旧了。谁知道呢?

评论(2)
热度(14)
© 清朗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