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良心,我对你们每个人都是真心的!
头像是桑切斯家的狗狗(。

【Steve×Sharon】白驹过隙(三)


自说自话怎么地我乐意= =






(五)


Steve的生日和美国独立日是同一天。这样的巧合带来的好处就是,没人会忘记他的生日——当他的头衔成为“美国队长”之后更是如此。


2014年的国庆日是他96岁的生日。他很不情愿想起自己的年纪,虽然他一觉睡了七十年,可他还是个年轻人。


——呃,或许是思想还停留在旧时代,一时没转过弯来的年轻人。不过他还是个年轻人,他毫无保留地接受了最新款的哈雷摩托,接受了微波炉、电脑和互联网,也为克隆和人工授精技术感到震惊。他已经把智能手机玩得很熟练了,说实在的,他被冰封的时候还没过二十七岁生日呢。


当然,道奇队一直都在。这让Steve尤其开心,虽然主场已经搬到洛杉矶去了。


每到这时候,Steve就会觉得很矛盾。他认为自己心理年龄还算年轻,可有时候——比如每次看到Tony时,一想到他是Howard的儿子,心里都会忍不住产生一种慈爱。


瞧,Howard的儿子都这么大了。他还没来得及优越感十足地给他买糖吃,他就会给自己的女朋友送礼物了。——虽然那礼物让他怀疑这个侄子可能还需要他给买糖吃。


想到Howard,Steve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的思绪在一个危险的边缘刹住车。


他不是个热衷派对的人,过生日也没办派对。目前为止他收到了Natasha、Sam和Coulson的祝福短信。Sam约他今晚出去喝一杯,他欣然接受了。七十年后能找到一个一起玩的朋友,感觉很不错。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他一看屏幕,是Sharon。


Steve之前有些抑郁的心情一扫而空。他带着微笑接起电话,对面传来熟悉的声音:“嗨,Steve。”


“嗨。”Steve说。


“生日快乐。”Sharon的声音有点羞涩。


“谢谢。”Steve调侃道,“我猜我的生日很好记?”


隔着电话他也听到了Sharon清脆的笑声:“不好记我也能记得。我上学时候的历史一直是最高分。”


“哦,对。我忘了我还是一段历史。”Steve忍不住扬起眉毛。“今晚有空吗?来和我和Sam一起玩吧。”


“呃……不了,抱歉。”Sharon的声音有点失落,“我今晚要加班,走不开。”


“嗯,没关系。”Steve谅解地说。


“不过我给你送了礼物。”Sharon的声音重新欢快起来。


如果现在有人在场,大概会震惊于美国队长脸上的笑容之灿烂。他很少这样笑——自从被从冰里挖出来之后,他的身上就始终带着隔绝世界的冷淡和疏离感,笑容似乎也随着红骷髅的飞机埋藏在了七十年前。但这笑容其实无比珍贵。


“谢谢,我从没想让你破费。”


“没关系,队长。”Sharon的语气带着浅浅的笑意,“我得挂了,还有工作。收到礼物告诉我一声。”


“没问题。”Steve说。


当天的晚些时候他收到了那份礼物,原来是道奇队从1945年起到这个赛季的全部比赛录像。Sharon附了一封信,说这些录像是她从旧货市场淘来的。


“给自己留点兴趣,Steve。”她在信中说。“补完这些录像,你就成了货真价实的九十年老球迷。”


Steve笑着,摇摇头,把全部录像塞回包装盒,打算有空一场一场来看。反正他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亲爱的,你真的恋爱了。”


Dorcas懒洋洋地在电话那头说道,Sharon几乎能想象出她鄙视的表情。


“如果你不好意思直接问他,为什么不试探一下他对你的感情呢?”


Sharon干巴巴地笑了一声:“我怎么试探?他很忙,上次我送了他生日礼物之后,他仅仅是请我吃了一顿饭而已。后来我又请他喝过一次咖啡,因为他帮我找到了一份急需的资料。再就是上次他请我和他的另一个同事一起去打台球,仅限于此了。”


“大半年过去了,Sharon Carter。你们连二垒都没上过。”Sharon简直能看到Dorcas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如果不是你,我都想自己上了。你知道全世界有多少女人梦想着和美国队长共进晚餐吗?”


“嗯哼?”Sharon发出一个含糊的声音。


“他有精致得无与伦比的五官,不光如此,我仔细观察过,他的五官位置几乎都是最标准的美术教科书范例。与此同时,偏偏——”


“偏偏他的二头肌比任何人都要壮实,手臂上的汗毛性感到爆,他还有着健硕的背肌和倒三角身材,修长笔直的双腿——”


“以及正直冷淡的气质。”Sharon听见Dorcas拍大腿的声音,“你知道那样一副清纯到勾魂的脸配上完美的身材和禁欲系气质有多吸引人吗?”


Sharon呻吟一声:“别再说了。”


“明明你自己刚刚也在说,”Dorcas没理她,自顾自地说道,“你敢说你没有近距离研究过他?他的睫毛那么长,有没有一不小心戳到你脸上?”


“闭嘴。”Sharon揉了揉太阳穴,“拜托别把这事说出去。”


“我知道,我不会的。”Dorcas向她保证,“但你真的得抓紧了,13号特工。别等到到时候再后悔。”


“好,我懂了。”Sharon头痛地挂了电话。


 


她没想到机会来得还挺快。


Steve下次打电话来的时候她正忙得四脚朝天,恨不得把自己劈成八瓣来用。CIA接到一份密报,为了这份宝贵的密报,内部临时成立了一个小组,负责挖出东欧一个恐怖组织的头目所在地。Sharon负责线索整理和分析,电脑里海量的文件已经让她应接不暇,房间里堆积如山的资料也快把她埋了。一般这种时候她会忘记私人电话的存在,她的朋友们也深知这一点。


门铃响起时她还以为是队友送的资料快递到了,晕头转向地跑去开门。然后她就被杵在门口的美国队长吓了一跳。


“我的天啊,Steve。”Sharon急忙把他让进门,她注意到他手里还拿着盾牌。“你怎么来了?”


Steve看起来松了一口气,上下打量着她:“你没事吧?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哦……什么?”Sharon努力转动着自己四十八小时没休息的大脑。


Steve往客厅里看了一眼:“你很忙?”


Sharon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客厅有多乱。这两天她把有关那个恐圌怖分子的资料铺得满地都是,墙上还贴满了旧报纸和档案材料。她自己能看出规律,看在Steve眼里大概就是一团乱麻。


“抱歉,我大概没听见电话。”Sharon揉了揉头发,仔细回忆着自己最后一次用私人电话是在什么地方。“我找找我的手机……哦,在这。”


她从沙发夹层里摸出手机,一看居然有二十多个未接来电,全是Steve打来的。


Sharon窘迫地转头看向Steve:“对不起,是我的错。”


“没关系,我以为你出事了。”Steve环顾着她的房间,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明朗,“需要我帮忙吗?”


“嗯……帮什么忙?哦,我知道了。”


Sharon听见自己的大脑吱嘎吱嘎地运转着。哦,他说想帮忙。这很好,她已经快要累垮了。等等,他值得信任吗?废话,他是美国队长。但他是真心的还是只想客气一下?


“你……没有别的事情要做?”Sharon犹豫着问道。


“没有。”Steve干脆地说,往客厅迈了一步。“需要我做什么?”


 


事情就发展到了这一步,Sharon抱着笔记本电脑走出房间时,Steve正盘着腿坐在地上,翻看Sharon摆在他面前的箱子中的资料。


“我这两天整理出来的线索,指向一个叫Jensen的人。”Sharon坐到Steve旁边,把电脑屏幕转过一个角度,让Steve也能看见,“CIA收到派驻土耳其特工的消息,有个人临时包了一家工厂制作一种特殊零件,但只留下了十名工人工作,其余的工人都放了一周的假。我们的特工是在酒吧听到工人炫耀带薪休假时注意到这一点的,他顺藤摸瓜,发现包下工厂的人在当地的军火黑市上出现过。他试图进一步探查却失败了,于是就把消息报告了上级。总而言之,上级把这任务派给了我和我的队友。我们一步一步查了一个月,总算查到了这位Jensen头上。上次那个人是他的手下的手下的手下……反正,这位女士——对,是女士——想造一种特殊的武器,一般在自己的私人工厂中制造。上次将零件制作外包是个意外,似乎是他们的工厂出了岔子。我们还不知道那种武器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是在Jensen出现过的区域附近有奇特的能量场波动,我们正在分析这种能量场,一是确定他们所在的方位,二是想知道这种能量场与他们的武器是否有关。”


Steve耐心听完这一大长串话,凝视着电脑屏幕上一张模糊的Jensen背影照:“你说的Jensen出现过的区域在什么地方?”


“苏丹。”Sharon揉了揉太阳穴,那里在一跳一跳地疼。“但我们没法定位更多了。一周前我和队友专门去了苏丹一趟,没有查到任何蛛丝马迹。我这两天一直试图通过互联网黑进他们的系统——没用,他们的保密措施做得太好。然后我尝试分析苏丹那里的能量场——CIA的科学家都分析不出这种能量场的来源,就像是……不属于地球的东西。”


“不属于地球的东西?”美国队长坐直了身体。


“是啊。”Sharon有些意外地看着Steve摸出手机,“怎么了?”


“你还记得12年纽约那次事故吗?”Steve晃了晃手机提醒她。


“记得。”


“记得我们对付的那个外星人吗?”


Sharon皱眉回忆了一下:“Loki?”


“没错。你听说过他那根倒霉权杖吗?”


“听说……过?”Sharon抓了抓头发,“不是被神盾局拿去研究了?我在神盾局的时候听同事讲过。”


“本来应该是这样。但去年我拆了神盾局之后才知道,那倒霉权杖早就被偷走了。”Steve叹了口气,“Stark和Banner差点被气疯。Stark嚷嚷着如果当初神盾局把权杖给他研究根本就不会被偷走,Fury提醒他,如果那样权杖可能早在一年前就被导弹轰飞了。”


Sharon张了张嘴巴:“你没说过这点。”


Steve抬手指了下电脑屏幕:“你有Jensen更清晰的照片吗?”


Sharon摇摇头:“那张背影照还是从国际机场的摄像头里扒下来的。”


Steve拨出一个电话:“我得跟Stark谈谈。”又把手机调成免提,“放心,我有分寸。”


第一次,电话响了近一分钟后自动挂断,对面的人没接。Steve带着早有预料的表情重新拨号,第三次电话才终于被接起,钢铁侠的声音回响在房间里:“你好,队长。”


“你好,Stark。”美国队长翻了个不易察觉的白眼。


“队长,Jarvis已经通过你的前置摄像头看到你翻白眼了,也就是说我也看见了。”Tony Stark懒洋洋地说。他那里很吵,背景音似乎是机器的轰鸣声,“我还看到了你旁边的姑娘。你好,你是……Sharon Carter小姐?无意冒犯,不过我已经查到了你的资料。”


Sharon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好,Stark先生。”她目前的官方身份是中学教师,即使是Jarvis,这么短的时间内应该也只能查到这一重身份。


Steve息事宁人地说:“能请你帮个忙吗,Tony?”


“Tony很忙,队长。不过如果你要我帮的忙有利于你搞定这个漂亮姑娘,我想我还可以抽出五分钟时间。”对面的噪音戛然而止,Tony似乎总算关了机器,“说吧,要我包下哪个安全套公司,来生产能合适你用的安全套?”


Sharon傻了一秒钟。Steve却异乎寻常的淡定:“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很有建设性的建议。”钢铁侠的声音带着一丝玩味,“你究竟想让我干什么?”


Sharon抢在Steve开口前说道:“只是出于巧合,Stark先生。”她凑到Steve手机的前置摄像头跟前,“我发现苏丹附近有我解释不了的能量场。”


“苏丹?”钢铁侠听起来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不过Sharon知道他在听。“那里有什么好玩的?”


“如果我能解释,Steve就没必要打这个电话了。”Sharon平静地说。


“哈哈,我喜欢你。”钢铁侠这么说道,“我猜你其实不是个中学物理老师?”


“这个问题不重要,Stark。”Steve说,“你还记得Loki的权杖吗?”


“我当然记得。”Tony说,“难道你要告诉我你的甜心女友Jane Foster一样撞了大运?”


Sharon笑了一声:“算不上撞了大运,但是,或许吧。”


“好吧。”Jarvis的声音透过扬声器隐约传过来,Sharon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大概是在和Tony讨论。过了片刻,钢铁侠接着对电话说:“你把你研究出关于能量场的全部数据发给我。这样吧,就把队长的手机放到你存储数据的硬盘旁边。”


Sharon挑起眉毛看了Steve一眼。Steve耸了耸肩,Sharon去书房取来硬盘,依言照办了。


“很好。”Tony吹了声口哨。“趁Jarvis下载数据的功夫……这位小姐,介意我调查一下你的身份吗?”


“不行。”开口的是美国队长,声音很严厉。


“万一她是恐圌怖分子呢?”钢铁侠直截了当地说。


Sharon再次揉了揉太阳穴:“我如果是恐圌怖分子,还有胆量跟美国队长独处,也挺了不起的。”


她的头疼得越来越厉害。Steve担忧地看了她一眼:“你要不要先去休息?”


Sharon犹豫了一下,最终妥协地站起身:“好吧。出了结果叫我一声。”


Steve点点头。Sharon回到房间倒在床上,睡意上涌时模糊想到,有美国队长帮忙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她完全不用担心泄密和暴露身份,不过让钢铁侠知道似乎也没有什么。她的履历清白,何况就连黑寡妇都不怕暴露,她有什么好怕的?


她听到Steve压低声音和钢铁侠交谈,忍不住把脸埋进枕头,悄悄笑了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一觉醒来,窗外的天已经黑了。她猜Steve大概已经走了,打着呵欠跳下床,想给他打个电话问问情况。然而她走出房间,看到美国队长正坐在客厅沙发上摆弄手机。


客厅的灯光是不刺眼的米黄色,深棕色皮质沙发旁的绿色藤萝借着灯光在他身上投下斑驳的阴影。他面前的茶几上散落着Jensen的资料,白色的A4纸,透明的茶几玻璃,上面还压着一对冒着热气的乳白色茶杯。他没拉上窗帘,窗外就是曼哈顿明朗的夜空。


Steve听见她的脚步声,抬起头来,朝她招了招手。Sharon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你的直觉是对的。那个能量场,虽然不是Loki权杖发出的能量场特征,但却和Stark留存的   人武器的能量场特征相似。”Steve拿起桌上的茶杯递给她,“我和Stark商量了一下,这件事情复仇者不得不插手了。”


Sharon接茶杯的手停在半空中:“你一定在开玩笑。”


“我没有。”Steve把茶杯塞到她手里,“这已经超过了你的能力范围。”


“我没有——这样我怎么和上级交差?”Sharon把茶杯放回茶几上,焦虑地盯着Steve。


“你说到查到不明能量场就可以,我来和CIA交涉。”Steve沉声说。


Sharon挑起眉。


Steve盯着她看了两秒,妥协道:“好吧,对不起。”


Sharon翻了个白眼。


“我……对不起,Sharon。”Steve抬起右手,似乎想去扶她的肩膀,却最终作罢,讪讪地垂下手臂。“我只是……我很担心你。”


“你为什么不担心担心你自己呢?”Sharon硬邦邦地回答他。


她这句话完全是宣泄情绪。事实上她只是因为美国队长的自作主张而生气。说实在的,把她叫醒商量一下很困难吗?


Steve干巴巴地笑了笑:“是我的错。”


Sharon叹了一口气:“你那么不相信我的能力吗?”


“绝不。”Steve下颚的线条收紧了一些,“只是你可能不清楚——没人真正清楚,除非和真正的外星人交过手。他们的攻击力超乎一般人的想象。你为了调查这件事情去过苏丹,对吗?”


“对。那又怎么样呢?”Sharon反问道。


Steve叹气:“没什么。你很可能和未知的武器擦肩而过,”他紧盯着Sharon的眼睛。“很危险。”


她第一次在这个距离下观察美国队长的眼睛。她注意到,他的眼睛不是纯粹的湛蓝,而是夹杂着星星点点的金色。这并不影响那双眼睛的深邃和美观,就像是阳光撒在海面,又被涌动的浪潮碾成细碎的光斑。


Sharon深吸一口气,再开口时声音已经柔和了许多:“谢谢。”


“没什么好谢的。”Steve的手终于落到了她的肩膀上,轻轻按了一下。


“我只是——其实这件事情最终还是要交给你们处理的,不是吗?”Sharon浅浅地笑着,重新捧起茶几上的茶杯。她在Steve刚来时给他泡了茶,现在这一杯依旧温热,应该是他重新泡的茶水。“只是希望下次你能和我商量一下。”


“当然。”Steve说,“本来这次也一样——但你在睡觉,我没忍心把你叫醒。”


Sharon偏了偏头。“好吧。几点了?”


“十一点……四十三分。”Steve低头看了眼手机屏幕。“挺晚了,我该回去了。”


“你吃晚饭了吗?”Sharon问道。


Steve摇摇头:“没有,不过没关系。”


“吃完宵夜再走吧。”Sharon站起身往厨房走,“你想吃什么?”


 


虽然她问了美国队长想吃什么,但她的冰箱里其实没剩多少食材。最终她煮了两份意大利面,拿圆形深盘盛了,推到他面前。然后倒了两杯橙汁,一并放到餐桌上。Steve仰头朝她微笑,注视着她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


“可能不好吃。”Sharon坦诚地说。“我进神盾局当实习特工,第一份卧底任务就是去一家餐厅当服务生,所有的厨艺都是那时候学的。”


Steve挑起一叉子面条放进嘴里,仔细咀嚼后咽下去,评论道:“味道挺好的。”


“别蒙我。”Sharon晃了晃手中的叉子,“Dorcas——你还记得她吗?我跟你提过的,我和她合租过,现在她是我们局里一个领导的秘书——”看到Steve点头后她接着说,“她以前总是嫌弃我做饭难吃。当然她做饭更难吃,我一直没跟她说而已。”


Steve笑出声来:“她在骗你。”


“可能是你评价标准比较低?”Sharon喝了口橙汁。


Steve做出思考的表情:“如果你参加过二战,也会对食物降低标准。”他抬起下巴示意了一下靠在角落中,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盾牌,“有次我用它烧过开水。金属的导热能力确实强。”


Sharon扭头去看盾牌。它靠在墙上,天真无邪地反射着灯光。于是她向Steve举起高脚杯:“敬盾牌。”


Steve表情严肃地举起自己的杯子和她碰了一下,叮的一声响。


 


那顿宵夜结束的半个月之后,黑寡妇秘密前往苏丹,跟随两名九头蛇特工找到了Jensen和她负责的九头蛇基地。那里九头蛇士兵的数量有些出乎意料的多,科技装备也很精良,不过对于复仇者们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真正的大问题在一周后不期而至,Stark设计的项目出了点问题,简单来说就是造出了一个想要毁灭世界的人工智能。


Steve接到Sharon的电话时,正站在Clint家的院子边上出神。


“Steve,你还好吗?”Sharon急切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在总部,刚刚才听说Ultron的事情。”


“我很好。”Steve安慰她,“我们会解决他的。”


过了两秒,Sharon轻声说:“注意安全。”


Steve点点头,才想起来她看不见自己,于是说道:“我会的。你也是。”


“是啊。”Sharon说。她停了停,接着说道,“你还记得你和我提过的那家冰淇淋店吗?终于在布鲁克林开分店了。”


“好,等我回去之后就去吃。”Steve微笑着回答道。


“回来的时候记得带纪念品。”


“我记得。”美国队长看向远方,栅栏外是起伏的青草地,有松鼠颠颠地横跑过院子。


“好。那我先挂了。”Sharon的声音有些低沉,Steve知道这是为什么。


“再见。”他答道。


Sharon挂了电话。Steve垂下手机, Clint家的女儿抱着只兔子从后门走出来看到他,带着灿烂的笑容招了招手。他也报以同等的笑容,朝小姑娘点点头,小姑娘立刻羞红了脸,低下头,逗弄她的兔子去了。


他曾经梦想过这样的生活。他甚至在素描本上画过——有Peggy,有农场和红顶白墙的房屋,常青藤悄悄沿着墙壁攀上屋顶,后院里种植着黄玫瑰,鸽子时不时飞来串门,可能还有蹒跚学步的孩子和金毛滚成一团嬉戏打闹。没有飞机、枪炮和鲜血,没有日后在记忆中反复折磨他的开往冰天雪地的火车。他和Bucky互相在对方的婚礼上当伴郎,比较着谁先成为对方孩子的教父,偶尔聚在一起喝酒,抱怨抱怨飞涨的物价和总是出毛病的旧车。


其实只不过是一个羁绊罢了。人总是要有牵挂的东西才算完整。


从冰层中出来后,他一度以为人生就是这样了——拯救世界,对付九头蛇和外星人,老了以后安静地退役,一个人在家里对着电视自言自语,最终被人发现早已去世在家中。他不认为自己还能找到什么推心置腹的朋友,更别提妻子了。美国队长在现代社会已经变成了一个象征和头衔,大多数人只把他当作一段历史——即使他回来之后也一样。总的来说,美国队长这个头衔对于世界的意义比他本人更大。


他从没指望七十年后,他对付完Ultron回到布鲁克林,还有人等着和他一起吃冰淇淋。即使他不再仅仅是Steve Rogers,即使他再也不可能拥有七十年前梦想的生活,但他依旧已经满足。


Peggy的声音在他的脑中盘旋。“我们可以回家了。”


“Peggy。”他终于能够平静面对自己脑海中的幻象,直视着她的眼睛。


“我想我找到家了。”

评论
热度(15)
© 清朗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