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良心,我对你们每个人都是真心的!
头像是桑切斯家的狗狗(。


【Steve×Sharon】白驹过隙(一)




(这是一篇盾13.


对你没看错,就是Steve RogersXSharon Carter,MCU官配。


全部设定照搬MCU,也就是说全员官配。


然后Bucky有个女朋友。


我现在很想拉郎Sam和黑豹他妹妹(我编的),快来个人阻止我= =)




Sam Wilson现在很郁闷。


身为Steve Rogers最好的朋友之一,他几乎无条件服从美国队长的每个命令——当然,Steve是个好人,一般不会给他派出什么超过能力范围的任务。如果他接到了什么超过能力范围的任务,一定是Steve自顾不暇了。


包括感情问题。


Steve Rogers也会有感情方面的问题?当然。虽然在认识美国队长之前,Sam身为听着美国队长的故事长大的一代,想象他有一个女朋友几乎和想象一个不会魔法的Wanda一样困难。但是话说回来,任何出色的男士都会有一个可爱的女朋友——或者男朋友,这不重要——所以Steve有一个女朋友一点也不算不正常。


只要他在拉着自己喝酒时能有三句话不谈那个姑娘。


七月的瓦坎达,天气热得能让黄油直接在空气中融化。即使临近午夜,人身上也总是带着一层擦不净的汗水。Steve费了不少事把该救的人从联合国的海底监狱中救出,世界暂时看起来一切太平,至少是表面上。他们现在坐在瓦坎达的一间酒吧里,戴着墨镜和帽子,尽量让自己显得低调些。灯光昏暗,酒吧老板站在吧台后的阴影中,边擦酒杯边跟着酒吧欢快的音乐节奏扭动身体,一口白牙几乎在闪闪发光。


平心而论,Sam理解Steve。Sharon Carter有一头迷人的金发,漂亮又身手不凡,做事也很干净利落。Sam见过她几次,很喜欢她。但如果Steve一刻不停地咨询他该不该把姑娘接来自己身边,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听着,Steve。”Sam不耐烦地晃动着手中的酒杯,冰块碰撞杯壁的声音清脆悦耳,“Natasha说她目前只是停职在家,如果你把她接来,她就变成了国际逃犯。”


Steve冷静地捞出漂浮在他手中那杯鸡尾酒表面的樱桃:“我知道。我只是——我亲了她,Sam。我不想让她认为我那时只是出于歉意或者补偿。”


哦,又来了。Sam恨不得把还躺在冰柜里的冬日战士放出来,让他替自己开解这位已经深陷情网的美国队长,毕竟他更了解恋爱年代(Steve谈过吗?)的Steve。然而这暂时不可能,Sam抓了抓后脑勺,认命地说道:“队长,我这么跟你说吧。”他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我们和一个姑娘接吻后不需要为她负责。你没必要坚守你那套老式行为标准。”


“可是我爱她。”


美国队长蓝中带绿的眼睛忽然溢满了温柔。他低声却坚决地说出这句话,Sam吓得差点儿摔了酒杯。


“呃,兄弟,你认真的?”


“当然。”Steve露出浅浅的笑容。他把空了一半的酒杯推到一边,摘下头上道奇队的鸭舌帽。暗金色的头发被压得有些变形,他随手揉了一把,没起到什么作用。


“好吧,好吧。”Sam终于起了好奇心。他继续晃动着所剩不多的啤酒,直到表面的泡沫消失殆尽:“说说看,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认识她的。”


Steve曾经莫名其妙地请Sam和Sharon打过一次台球,那次他看着Sharon的眼神让Sam觉得自己像个闪闪发亮的——电灯泡不足以形容,大概是个浴霸。可惜美国队长不是这样想的。神盾局重整后,Sharon Carter被平调至CIA。他们见面的机会不多,但也足够发展感情。


美国队长露出回忆的表情:“你真想听?我猜故事还挺长的。”


“来吧,哥们,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任务。”猎鹰摘下自己的墨镜,这样Steve就能看清他八卦的目光。


“哼。”Steve发出一个鼻音。


 


(一)


Sharon Carter是个出色的特工。她为神盾局工作,但她没有超能力。这就使得她和正常人一样讨厌搬家。她在原来的公寓中住了五年,住得很习惯,一点也不想离开。然而这次搬家是一项工作任务,她忿忿地想着,一边把摞得高高的一堆箱子抱到怀里,小心翼翼地踏上楼梯。


是啊,工作任务。保护——显而易见,另一种含义的监视——美国队长。


她是个专业特工,自然不会拒绝上级的安排。虽然她从心底里不愿意干这件事,但她说服自己,Steve不会做任何有损人民利益的事情,因此向Fury定期报告他的行踪或许算不上一种伤害。可是话说回来,如果美国队长都不被信任,谁还能被信任?


她接到这个任务后,NatashaRomanoff专门来找过她。黑寡妇优雅地端坐在她办公桌对面,气定神闲地告诉她,队长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哪怕发现了她的卧底身份也不会过多纠缠,让她放心。还顺便调侃了一句,说不定能顺便把队长的终身大事一并解决了。


Sharon当然知道美国队长是个好相处的人。因为她的姑妈就是Peggy Carter,很少有人知道,这位神盾局的创始人之一和沉睡的美国队长有过一段浪漫的历史。Sharon从小就不断听她讲起美国队长的故事,他用瘦小的身体盖住手榴弹,他只身潜入敌军腹地救出一千多人,他带领咆哮突击队逐个击破九头蛇据点……这些都能在历史书上读到。然而历史书上不会记载的是,他的盾牌第一次抵挡住的是Peggy的子弹,他与Peggy分别前的匆匆一吻,以及他来不及践行的舞约。


“Steve是个重视承诺的人。”白发苍苍的Peggy慢悠悠地说。多年的军旅和特工生涯为她打下了坚强干练的烙印,但她私下对小辈依旧是慈祥的Peggy姑妈。那时她躺在摇椅上,腿上盖着毯子,膝盖处倒扣着一本不知名的书。年幼的Sharon坐在她身边的椅子上,窗外的夕阳为她披上了一层柔和的金红色。


“他说会回来和我跳舞,就一定会回来。迟到我也不怪他。”


后来Steve果然回来了,尽管晚了整整七十年。打听到Peggy的住址后他时不时会前来看望她,只可惜那时Peggy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撑她站起,完成期待已久的一支舞。


 


接到监视美国队长的任务之后,Sharon犹豫再三,没把这件事情告诉Peggy。她知道自己不得不对美国队长说谎——而Peggy最不能忍受的事情大概就包括对Steve不诚实。


她盯着脚下的台阶。这木制台阶有些年头了,踩上去会吱嘎吱嘎响,听起来怪可怕的。Sharon努力在保持手中箱子平衡的同时不让自己一头跌下楼梯。并不轻松,但她能够做到。她的车里还有两个巨大的箱子必须快点搬上来,那才是真正的困难所在。


如果说有什么事情能让她差点跌下去,那必然是正前方突如其来响起的这个声音了。


“需要帮助吗?”


Sharon稳住脚步。她歪了歪头,从过高的挡住视线的箱子后面探出眼睛。一双穿着高帮马靴的脚踩在三级台阶之上。她抬头往上看,视线滑过修长笔直的双腿、完美的倒三角身材和周正的嘴巴鼻子,最后落到一双湛蓝的眼睛上。


Steve Rogers十分英俊,这几乎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哪怕他现在身着土气的灰格子衬衫和旧款皮衣。然而看他在神盾局的证件照和亲眼见到完全是两码事。很难用言语形容这种感觉——如果他需要组建一支军队,只需要站在那里就足以征服一大批人。这种号召力与外貌关系不大。


Sharon礼貌地笑了笑:“我想我自己能搞定,谢谢。“


“不用担心,女士。”美国队长的声音偏冷偏低,“我想你是新搬来的住户?”


Sharon干脆把箱子放到脚边,重新抬头盯着Steve的眼睛:“是的。”


因为你搬来的。她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


“我在这里住了两年,隔壁的住户换了四次。”美国队长走下两级台阶,手搭在老旧的楼梯扶手上,眼神飘向Sharon脚边的行李,又一次问道,“需要帮助吗?”


你永远不会拒绝一个英俊的男人两次,无论出于什么所谓的正当理由。Sharon点了下头:“那麻烦你了,非常感谢。”


事实证明,超能力确实是个有用的东西,至少在搬家的时候。有了美国队长帮助,搬家变得轻松了许多。他只花了三分钟就把两个大箱子挪到了Sharon家中,然后帮她把沉重的沙发和衣橱放到了正确的位置上。


“非常感谢,下面的工作我可以自己来。”Sharon感激地对美国队长说道。


美国队长点点头,向她伸出一只手:“Steve Rogers。”


Sharon假装思索了一下:“美国队长?”


Steve用微笑表达了默认:“那么你是?”


Sharon念出神盾局给她的假身份证上的名字:“Kate。”


他们相互道了别。Sharon关上门,颓然地想,这一整个任期内她都别想良心安宁了。


 


(二)


和美国队长当邻居其实并不难。他很尊重别人——也可能是依旧不适应现代社会,他从没问过Sharon的工作单位,或者任何私人问题。实际上,他们的关系仅仅是见面打个招呼而已。他生活规律,作风良好,从不大声喧哗,也不在家里开派对。他听歌的品位很不错,不怪Sharon监视,只怪这旧公寓隔音太差。偶尔有同事到他家里来——Clint Barton来过三次,Natasha Romanoff来过一次,Tony Stark和Bruce Banner没有来过。Sharon不确定他们是被请来做客还是仅仅为了讨论工作,但这些情况照规定都要向Fury局长报告。也许只是Steve请朋友来喝个酒呢,Sharon这样想。然而Nick Fury不会这么想,他需要了解美国队长的每个小动作。


再说一遍——如果他连美国队长都不信任,这世界上还有谁能够被信任?


说实在的,Sharon不太信任Fury。但她信任Steve——假如有朝一日Fury和Steve对立,她必然选择站在美国队长这一边。这种自我安慰反而让她的心情更加糟糕了,有种和大家合伙欺骗Steve的罪恶感。但是话说回来,他们这些当特工的,谁又没做过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呢?


有一次Sharon回家时刚好碰见Steve送鹰眼出门。


鹰眼是神盾局的高级特工,完全清楚她肩负的任务。所以看到鹰眼朝她露出不明所以的笑容时,Sharon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一个深深的白眼。


“Kate。”美国队长说。


Sharon回应道:“Steve。”


她本想直接进家门,不想鹰眼在一旁说:“你好,我是Clint,请问芳名?”


Sharon转过头,鹰眼正用戏谑的目光盯着她。她无奈地回答:“Kate。”


“哦,Kate。”鹰眼挠了挠鼻子,漫不经心地问,“这么晚才回家?”


当然了。今天她参与了一起神盾局打击恐圌怖分子的行动,刚刚才开完战后报告会议,累得只想上床躺着。还不能实话实说。


“是的,嗯——我是个护士,刚值完夜班。”Sharon的伪装身份是护士,她甚至目前就正在医院卧底。“保护”美国队长并不需要那么多时间……


“哦。”Clint了然地点点头,“我是Steve的朋友。说实在的,队长,”他转向美国队长,“你应该把Stark请来,他说不定会教你搭讪住在隔壁的漂亮姑娘。”


“Barton。”美国队长不赞同地皱起眉。他的额头拧出一道沟,即使这样也还是十分英俊。


Sharon低头笑了笑,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回头说道:“晚安,Steve。”


“晚安,Kate。”Steve也说。


眼看Sharon关上房门,美国队长继续用不赞同的目光看着鹰眼。


“怎么?”他们一起走下楼梯时Clint问。


Steve叹了一口气:“Barton,她只是个普通人。”


“我没看出有什么影响,队长。”Clint说,“我们把你从冰里刨出来,可是期待着你能过上正常人生活的。”


“那不可能。”美国队长十分言简意赅。


鹰眼打开自己的车门坐进去:“队长,你太固执。”


Steve坦诚道:“我一向如此。”


 


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由巧合构成。


那些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比如一个黑头发绿衣服外星人在茫茫星系中唯独选择了地球入侵,比如偷了一套衣服却发现它能让你缩小,再比如被蜘蛛咬了一口非但没死还获得了超能力,在各种巧合的堆叠之下,发生得似乎顺理成章。而如果你的公寓楼下开了一家味道不错的快餐厅,你和你的邻居在餐厅里偶遇这种巧合发生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


Sharon走进餐厅时,Steve正在吃一个三明治。她点完餐托着餐盘四下张望找座位,恰巧他旁边就有一个空位。Steve看见了她,远远地朝她点了一下头。


好吧,其实也没什么不妥。如果你是个正常的、没有心怀不轨的护士,没有理由刻意回避美国队长身边的空位。Sharon向那个座位走过去,把餐盘放到桌子上,拉开椅子坐下。


“终于到了周末?”Steve开口问道。


“是啊,但是明天凌晨还要值班。”这倒是实话,明天她要在卧底的医院值夜班。


Steve点点头:“很辛苦。”


Sharon不置可否地耸耸肩,拆开自己面前的三明治包装盒,又打开装满黑咖啡的纸杯:“不过都是值得的,不是吗?”


Steve对她报以礼节性的微笑。


快餐厅天花板上挂了个电视,常年播放无聊的娱乐节目。一般也没人会看,权当它是佐餐的背景音。然而这天很不同寻常,嘁嘁喳喳的节目声音被强行掐断,一位女主播严肃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插播一条新闻。十五分钟前,英国伦敦格林威治上空出现了奇特的天文景象。天空中似乎开了若干个窗口,宇宙的各个角落在窗口中交替闪现,最后合为一体。众所周知的雷神Thor——”Sharon用余光瞥了Steve一眼,他的眉头显而易见地皱了起来,“——将凭空出现的一艘黑色巨型飞船及造成巨大破坏的若干外星生物通过所谓‘窗口’送回了宇宙空间。具体情况不得而知,据悉,雷神已经回到属于自己的星球。我们将采访事发时身处现场的天文学家Jane Foster,持续为您报道。”


电视画面切回到娱乐节目。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快餐厅中的人静默了一瞬间,随后讨论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Sharon咬了一口三明治,郁闷地想到自己大概又有任务了。虽然总的来说,她目前在神盾局的官方秘密档案中任务是在医院潜伏协助工作,Fury给她的特殊任务是监视美国队长,然而一旦哪位复仇者有大型行动,整个神盾局就得忙得团团转。尤其是Thor。这位金发的神祇来去都一阵风似的潇洒自如,留下的却不仅仅是巨大的圆形Logo——还有格林威治等待修葺的一大堆建筑物。


Sharon叹了口气,低头喝了口咖啡。


“Thor是个好人。”Steve的声音让她抬起头来,发现那双澄澈的蓝眼睛正仔细地盯着她。“虽然我不知道这次是怎么回事……但我相信他不是故意把灾难引来地球。”


对于美国队长来说,这真是一个很长的句子。Sharon有一瞬间的迷茫,随后意识到他在担心她对Thor的态度。平心而论,虽然Thor对神盾局全体特工来说都是一个大型麻烦制造机,但她对雷神还是抱有很高的敬意。


“当然,他是个好人。”Sharon从三明治上扯下一块面包,思索着组织语言,“只是我比较好奇……身为复仇者的领导者,你对自己的队员如何看待?”


Steve摸了摸下巴。“分情况。如果你说Thor——他是个能力强大的外星人,即使我想约束他,也无法约束。何况我对他充分信任。”


“嗯哼。”Sharon嘴里还咀嚼着面包,含混地表达了肯定。


Steve从椅子上转过一个角度直视着她,眨眨眼睛,饶有兴趣地问道:“像你这样的普通人,又是如何看待Thor的呢?”


Sharon咽下嘴里的面包,顺口回答:“一个外星人,天天跑来地球拯救世界,挺不容易的。”


Steve笑出声来。他靠回椅背上,对Sharon说:“你的想法……挺特别。”


Sharon心里咯噔一下。她笑了笑,试探着问道:“什么意思?”


Steve稍稍偏了一下头,似乎在思考如何回答。“你知道,关于他拯救地球的过程中造成的额外损失之类的。很难让群众不对这些损失产生反感情绪,尽管那不是Thor的错。”


Sharon挑挑眉毛,搅了搅杯中的咖啡:“如果能让损失尽量减小当然更好。但是这种损失并不是超级英雄们的错,民众或许有时候对你们太过苛责。”


Steve摇摇头:“不。”他平静地盯住Sharon的双眼,“是我的错。”


Sharon还是听到这样的话,不禁怔了怔:“队长,你没必要——”


“Kate,我是名士兵。”Steve温和地打断了她,“我的职责就是尽我最大的努力保护人民。当我做得不够好时,民众当然有指责我的权利。批评我很正常,但我不希望他们无端指责我的队友。”


Sharon舔了舔嘴唇。


“可你自己也是人。”她清了清嗓子,“你做的远比你的职责多——”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三明治突然变得很干,难以下咽。她喝了口咖啡,依旧觉得胸口哽住了什么东西,沉甸甸的。Steve说的完全正确,她无法反驳——但正因为如此,她才感到更加难过。


Steve接过她卡住的话头,声音低沉有力。“很高兴你这么想,Kate。但是还远远不够。”


Sharon低头挑出三明治中一片生菜,耸耸肩膀,坚决地没看他:“好,你赢了。”


她还能说什么呢?美国队长就是这样的人。当灾难来临时,他走在所有人的最前方;撤退时却不会比任何人先离开。哪怕已经拯救了成千上万民众,依旧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他不在意自己已经拯救了多少人,只关心有多少人没有救下——然后考虑更详尽的方案,试图下次再多救出一些人。


可是这样换来了什么呢?不过是民众一天比一天高的要求。习惯了被英雄们保护,还有几个人记得感恩?


——Sharon一直是个敏感的姑娘,也或许是职业病。她隐约意识到,有什么潜在的危险正在酝酿之中。虽然不知是何时何地发生,但她已经嗅到了一丝不祥的气息。


“我得走了,下午还要上班。”Steve对她说着,站起身来。


Sharon点点头,想了想加了一句:“无论如何,拥有你们是我们世界的幸运。”


Steve把凳子摆回原位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扭头看向Sharon:“谢谢你这么想。”


Sharon举起咖啡杯,给了他一个真心的笑容。







评论(3)
热度(12)
© 清朗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