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良心,我对你们每个人都是真心的!
头像是桑切斯家的狗狗(。

【Utapri】ASAS 卡缪线 食用感言

卡缪线没有蓝线虐(yjgj我觉得想虐过蓝线也很不容易了(抹),但是也有点……嗯……

还是直接开始讲吧(。)



伯爵和女主lovelove的同居生活(←寿哥哥语)在社长的报复性干涉下不得不暂时结束,但是反正还是在谈恋爱、秀恩爱、虐亚历山大= =b

(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就是四糯米那酱他不是能和小动物说话吗,如果有一天亚历山大跟他爆料女主与伯爵lovelove同居生活的细节岂不是超级尴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塞西小朋友照旧担心女主被伯爵欺负,说“如果你对他不满请说出来,我会跟他决斗的”(←妈呀塞西跟姊姊回家吧)

女主结束工作之后,按照约定去了伯爵家里,一进门



“欢迎您的大驾光临,大小姐。

为了庆祝solo方案完成,我认为可以举办下午茶。

虽然是两个人要完成的曲子,但在现在这个阶段,我所能做的只是为大小姐应援。

为了鼓励大小姐您,

虽然冒昧,但卡缪做好了招待您的准备。”

“大小姐,如果可以的话可以喂您吃吗?”

【笔者0.0你们先辈一个个怎么回事我要回去调戏彩虹小弟弟

女主就张开嘴等伯爵喂

伯爵出其不意地先自己吃了一口然后用嘴喂给了女主

放开女主以后伯爵看女主的表情,说“我觉得我离开得早了一百年”(抹脸)

之后就要打歌了

A线是纯洁なる爱-Aspiratio,说是强气高贵的曲子

B线是AURORA说是温和又温柔的曲子

A线歌打完,伯爵说很不错,不过不要松懈,还需要调整

女主反思之后觉得自己还是对伯爵的家乡丝绸宫不够了解

之后女主在家收拾屋子的时候,正好碰上伯爵在丝绸宫的部下来跟伯爵联络,但是伯爵当时不在,女主就回答了他几句

部下管女主叫缪斯大人,说是多亏了她为丝绸宫创作的曲子,现在国家才会越来越好,希望她未来也能为国家创作更多歌曲

女主有点懵,因为伯爵基本不跟她讲国内的事情,她也不觉得自己是在为国家创作曲子,她只是为伯爵创作而已

但是部下也没多说就走了


B线打完以后,伯爵先是夸了一句很好,但是又说“这不是我的曲子,不过也没关系”

女主莫名其妙地说不是啊,这就是前辈的曲子

伯爵就说啊,那你是想要我和这首曲子一样,变得温柔吗,如果是那样,不需要绕那么大一圈,直接说出来就行了

女主说不是的,我就是照对前辈的印象写的曲子啊

【伯爵你看看隔壁爱米,A线-“很棒,我们一起努力,完成这首曲子吧”;B线-“真好,和你在一起一定能展现出全新的我”,你到底在别扭啥啊你这个傲傲傲傲傲娇(敲脑袋)

当然其实也不是卡缪的错啦这个后面再说】

然后两个人没有再争论下去,女主继续写歌,卡缪在一旁看粉丝写给他的信

伯爵说虽然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做偶像,但是总之还是会做下去的,帮女主实现梦想的任务他不想让给别人

期间伯爵还关怀了女主一下空调凉不凉的问题,凉的话帮她拿毯子,女主觉得这段时间伯爵越来越主动帮她做事了x(←这不是好事吗)

第一章最后一段是共同的剧情,就是女主和亚历山大在家看伯爵录制的节目的DVD

可以选看哪一个反正我选了有神宫寺乱入那个(←司马昭之心)

是个搞笑节目,两个人都演的是外国人

放张图(。)


看完节目之后本章就结束啦~


先说A线。

女主作曲的时候觉得自己对伯爵的过去太不了解了,于是跑去跟伯爵打听他家的历史

结果伯爵一不小心讲太长,讲了三个小时(。)

卡缪的父亲是伯爵,母亲是贵族小姐,两个人为了确保血统优势而联姻

8岁开始服侍女王,10岁之前主要是接受父亲的教育,之后进入贵族学校学习

女主问起了伯爵与女王的回忆,伯爵讲了一下他帮助女王镇压冲进宫内的暴徒的事情

女主又问起他和母亲的回忆,伯爵说基本没和母亲相处过,贵族都是乳母抚养长大的。而且母亲身体不太好,无法抚养孩子。

“听说现在已经康复了。”

女主觉得有点奇怪,问他不能和母亲见面吗

伯爵:看见我的话,她的病情会加重吧。

女主就明白了,卡缪和母亲的关系不太好

伯爵又说自己的父亲在他十六岁那年去世了,他从小被佣人抚养长大,佣人换得也快,因此并没有太深刻的回忆

【笔者立即想起↓

不是我说这样的教育方式真的好吗怪不得贵丝绸宫现在药丸药丸的= =b】

女主觉得伯爵说的这些事情都像是教科书一样,没有私人感情掺杂在里面,希望伯爵讲一些开心的快乐的讨厌的事情

卡缪说女王的加冕仪式,全国人民都很开心而且难忘

还有小时候看到逆贼袭击女王,暴风雪飞舞的情景(抹

女主就说有一些仅仅对于自己很幸福的事情吗?

伯爵想了半天,说可能是第一次拉大提琴,能够自由演奏出音乐的时候吧

还有小时候身高不够骑马的标准,每天都自己给自己量身高,盼着能早点骑马,看见自己长高就很高兴(笔者脑补了一下场景默默擦了擦鼻血)

其他也就没有了

“回忆起我的幸福,经常是和陛下共同经历的。

所谓个人的幸福是没有意义的话题。

本来,从我的童年来思考就是一个问题。

我没有童年,以前就是一个小小的大人。”



【↑迫真想捏脸……………………!!!!!!!】

卡缪说他小时候练习剑术礼仪什么的从来都和大人的标准相同,反而更加严格一些。

也有很多人嫉妒他是伯爵家的孩子,会欺负他伤害他。

他力量强大以后也都一一报复回去了,也把以前身上的伤痕消除了。

“作为侍奉女王的剑,伤痕累累可是不行的。”

卡缪还说从小就有一帮人想要将他和父亲赶下伯爵的位置,甚至很早就一直有女人觊觎他身边伯爵夫人的位置。因此也不可能有什么通常意义上的童年回忆。

“虽然有痛苦,但将其忍耐下来才是贵族。

这是我对于父亲的期待的回应。

就算我过去受过伤,伤也已经治好了。

过去什么的,不存在于现在。

沉溺过去也没什么意义。”

女主还是很担心他,伯爵就安慰她说现在已经没人打得过我了,我现在很幸福,不需要担心这些,慢慢了解我就行了。

“别让我比现在更幸福啊。”


(其实我觉得这段女主有点急了,像AS里面伯爵也跟她讲了很多回忆,很多时候回忆都是聊着天就讲出来了,专门问的话总感觉有点刻意,而且也没什么意思……但也不是女主的错,主要是编剧这里话题切入得不够巧妙orz)


女主继续作曲,但是因为没有亲身体会,还是无法重现丝绸宫的氛围

有一天女主一个人和亚历山大在家,正好卡缪的部下又来定期联络,女主就接了起来

部下问女主打算什么时候去丝绸宫,说是既然两人都结婚了,丝绸宫的人都盼着女主早点去

女主不知道怎么办,这时亚历山大突然叫起来,吓了女主一跳,把瓶子摔了,通讯就停止了

然后亚历山大就给伯爵打了电话【笔者0.0】

伯爵赶回家来,女主就犹豫着问他说我是不是早晚要去丝绸宫呢,毕竟我们有婚约

伯爵说其实本来没打算告诉女主取名字的意义的,他让女主取名字的时候认为此生差不多就要和她分离了,告诉她婚约只是给她一个承诺,并没打算带她去丝绸宫

女主就说但是国家那边希望她去

伯爵就问她怎么回事,女主和他讲了,伯爵说他会核实的


过了几天伯爵就跟女主说要带她去丝绸宫了(。)

和寿哥哥(岭二:我好像打扰了你们的新婚旅行呢( • ̀ω•́ )✧)一起去录节目,女主是要去研究丝绸宫的音乐

总之三个人就一起去了,女主在路上还被人袭击了一刚,伯爵再次跑出来英雄救美

袭击者嘲讽地说伯爵是从哥哥那里抢来的伯爵之位

【笔者0.0】

然后就调戏了一下女主



“在这里就不用担心被人看见了。

快点办完吧。”


然后寿哥哥开心地回来了(。)(为何岭二桑你老是扮演一千瓦浴霸的角色啊太惨了)

取材继续进行,女主却注意到卡缪在和部下或者上司(公爵)交流时经常面露难色,总之似乎碰到了什么难题

岭二也问了一下女主,是不是国内的人不希望卡缪当偶像,女主说是的。

之后有一天,女主在家作曲的时候,伯爵的部下来了,问她打算什么时候搬到丝绸宫来住

说是卡缪也希望她搬过来,公爵也是这么希望的,而且整个国家都在等着她的音乐

最后越说越激动,还把女主正在写的乐谱给撕了= =b

(不是我说,你们这种不尊重个人意愿的国家是没救的,听我一句劝= =b)


(刚看完masa大恋爱后续,我再也不说调戏彩虹小弟弟这种话了= =b)


时间到了摄影日的最后一天,原本计划搭乘晚上的飞机回日本

伯爵邀请女主和他进城逛逛,女主本来想到部下的话,觉得自己应该专心作曲拒绝去,架不住伯爵坚持色诱就去了,逛了很多地方,甜品店,最后伯爵说要带女主去个地方

路上女主没忍住问了他部下之前说的话,伯爵笑笑说怪不得看你怪怪的

“我会解决所有的问题。

你就和以前一样,追求自己的梦想就行了。

虽然有些麻烦的事情,但那都是我的问题。

你不需要在意。”

女主觉得有些在意的事情还是问一下比较好,于是还是问起了之前袭击她的人提到的卡缪的哥哥

伯爵犹豫再三还是告诉她了,说是虽然原本就没打算隐瞒

原来卡缪虽然是他父母的独子,但是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和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

(看着这剧情瞬间神宫寺化的笔者0.0)

伯爵说他继承爵位的时候就和哥哥断绝关系了。

至于弟弟,卡缪的母亲一开始是和其他的男人相好的,但是既然生了伯爵家的儿子,就没办法和那个男人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卡缪的弟弟就是母亲和那个男人的儿子。

(你们贵族怎么乳齿凌乱)

“这对于贵族来说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

基于爱情的婚姻才比较少见。

我是父母期待的继承者。

我出生那天,听说母亲喊了一声‘这样我就自由了’。

如果我早点出生的话,我想说不定母亲的病就不会恶化了。”

“不论发生什么,

我都要作为伯爵家的卡缪来行动。

不然的话,父亲的骄傲、母亲的牺牲,还有与兄长的争斗,就全都没有意义了。”

【我觉得神宫寺巴不得有机会跟他哥争一争,但是他连这个机会都没(抠鼻)

不过神宫寺他哥是真心爱他这点和伯爵不一样】

之后伯爵带女主去了他们国家参拜女王的地方,所谓的“青之间”

这里连接着女王的魔力,再输送给全国,国家遇到危险时就将这里作为据点来保卫国家。过去也作为庆典和祭祀的场所,来供奉着女王。

只不过伯爵说,现在没什么人来向女王祈祷了,因为民众们已经习惯了女王的奉献

“就是这里。

你说你想知道既不是女王的剑也不是伯爵家孩子的我,是吧。

小时候,空闲时间我都会在这里度过。

你想知道的我,肯定就在这里吧。

在这里能够安定下来,

呆在这里时,可能是我最幸福的时候。”

伯爵说他就是在这里舍弃了童年的乳名——尽管那个名字也没怎么用过,他没和母亲见过面,父亲也只叫他“儿子”——而变成了为女王工作的“卡缪”。回忆对他来说是不存在的,就像儿时持有的情感一样。

女主就说她要作曲来帮忙,她在哪里都能作曲,会支持伯爵

卡缪就问她是不是部下对她说了什么,是说他也希望她为国家作曲吗

女主说是的

卡缪就问她,“如果我对你说,我希望你留在丝绸宫,因为我就舍弃家族和朋友,只看着我生活下去,这样可以吗?”

【后面是个选项,选“可以”提升好感度最多,说明伯爵就是喜欢这种和他一样的奉献型妹儿(笑)】

然后卡缪就笑了。

“傻瓜,没想到你会说出这种话。

别为了我轻易说出这种事。

我已经决定要让你幸福了,

但我不认为这里能让你幸福。

无论你有怎样的力量,在冰中都是无法飞翔的。

我喜欢你自由的音乐。

你想让我亲手折断你的翅膀吗?”

见女主还在犹豫,卡缪念出了他自己的乳名,告诉女主,其实他的乳名就是由暴风雪和水晶的意义组成的。

“原本是打算在这里将它舍弃的。

原本以为不会有人第二次称呼我这个名字了。

虽然我想我并没有童年,但我一定就在这里沉睡着,直到被你发现。

你说你想要了解我的童年,

呼喊了我的名字,

让我觉得……我是必要的。

帮不上忙没什么。

你能了解你带给我的幸福吗?”

“确实发生了预料之外的事情,但这些我会全部解决的。

部下与我意见不合,但他们最终还是要听我的。”

女主就提到,听说这也是公爵的意思

卡缪脸色变了变,变出了冰蝙蝠去打探消息

【卡缪桑你念的是呼神护卫吗我一脸HP既视感】

打探消息回来以后,伯爵说不会让他们对女主出手的,想让她和寿哥哥一起坐飞机回去,自己留下来处理问题

女主说不用担心我,你照你自己的想法做就行了

伯爵犹豫了半天还是答应女主和他一起留下了


岭二要回国了,伯爵和女主给他送行,让他帮忙照顾一下亚历山大,还把家里钥匙给他了。(“美风告诉过我甜点的事情,他要什么就让他拿。以及不要让黑崎进我家”)

岭二问他们不会不能回来了吧,两个人否认了

岭二走之后伯爵又探听出消息,原来公爵那边打算趁卡缪不在的时候把女主抓走

然后伯爵打了个电话回事务所,shining boys一通乱入(“卡缪前辈,你问我的和果子,有消息说京都已经先进货了”——masa,我好想你啊囝囝QwQ),于是伯爵暗自下了个决心


————第二天他带着女主去见了女王,表示要演唱女主的新歌,同时要放弃伯爵的位置

(女王长这样)


卡缪给女王看了他为新曲写的歌词,女王说她身为君主,是不会认同这种歌词的

伯爵说要惩罚他他也认了,但是如果是死罪,请允许春歌回到日本,但是起码听一听歌

一番争执后女王同意听一下曲子

听完之后女王的魔力增强了,而女主也听明白了,卡缪是要舍弃掉伯爵之位、国家和君主,来为爱而活(抹脸)

卡缪的意思是,首先国家还不稳定,他不愿意让女主被卷进来

其次,这个国家本就不该依赖魔法而生存,原本因为女王魔力衰退,国家已经开始关注科技和外交,然而正因为找到了缪斯的化身,国民又开始盲目信任魔法了。然而,谁也没有资格让女王、贵族或者春歌为了国家来牺牲自己追求幸福的权利。

而实际上是这个国家在依赖着卡缪,不得不对他妥协,因为只有心怀着爱歌唱缪斯的歌曲才能使缪斯的魔力生效,如果是被强迫的话,起不到效果。卡缪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他自己离开丝绸宫,迫使自己国家的人民不再全盘依赖于魔法。

即使他不再是丝绸宫的伯爵,离开了自己的国家,也会遵守让女王得到真正的自由,以及让自己的祖国持续繁荣这样的约定。

(↑尼玛这段真是对笔者总结能力的巨大考验(抹)

总之就是丝绸宫放人也得放人不放人也得放人,不同意的话老子就不唱歌了急死你嘿嘿嘿,强迫我唱也是没有用的你们是不是好生气啊吼吼吼,我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你们啊懂不懂,又不是走了就不管你们了我还是爱着你们的呀~

哪里说得不对欢迎伯爵夫人们殴打(guna)

女王说你啊,看这样子,已经从她那里得到名字了吧。我本来给你的Camus这个名字,也是可以用作姓氏的哦,你看我是不是很有先见之明~

“不过,你要退还爵位,我是不会同意的哦。”

伯爵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你为我国奉献了这么多,我能做的,也不过是给予你这个虚名而已。

就别说还给我了。

我会让民众闭嘴。

你就这样拿着吧。

这是最后的命令。

无论到哪里,都继续做令你骄傲的丝绸宫的伯爵吧。”


离开宫殿之后,伯爵说下一步就是离开这个国家了,在此之前,又带着女主来到了青之间

“想要在这里再唱一次你的歌。”

純潔なる愛-Aspiration-

   

(哦我之前是不是说只有那酱和小翔没有纪念品来着原来小塞西也没有2333333)

友情end还没打

恋爱end

“那边墙上的新娘壁画,可能和你比较像。

婚约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关于这件事情,请你当作没有发生过。”

“别露出那么不安的表情。

我只是不承认那种近似于逼婚的婚约形式而已。

认真地进行求婚、承诺、被接受,才应该是初次建立正式婚约的样子对吧?”



“我想再次与你缔结婚约。

我无法让你成为被众人祝福的伯爵夫人,

是个连国家都回不去的叛徒。

虽然说这些肉麻的台词是我的工作,

但是现在,我什么都说不出口,

也无法发誓让你幸福。

只是,我想与你在一起。

希望你能信任地追随我。

仅仅是这样。

即使你放开这只手,我也会服从你,继续生活。

请你安心做出选择。”

女主:Yes.

“只有你是重要的。

无论是国家还是地位还是其他的东西,

我的身体和灵魂,都是属于你的。

你给了我自己。

作为自己的喜悦、希望、回忆,全都因为你而找回来了。

过去、现在、任何东西都不需要,

只要你在这里就好了。

我爱你。”

最后伯爵也给女主起了个名字(缇卡),然后就全剧终了~



B线。

(刚开始打B线的时候笔者还以为是跟爱米B线一样的纯糖,结果打到最后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口玻璃渣= =b)

伯爵跟女主约会,去美术馆,在电车上伯爵靠着女主睡着了,女主一路上支撑着他结果身体被压麻了

女主说那边有卖紫罗兰口味冰淇淋,那不是前辈喜欢的口味吗

女主说那边有卖吃的的地方哦,卡缪前辈是不是该吃点什么了

路上碰到俩迷妹,偷偷议论那个是不是卡缪,得出结论是不是,觉得卡缪一定是骑马出行的

卡缪说乘电车出行不是普通人经常干的事吗?

“最开始,我们的关系并不普通。

但是,我就是这样的人。一开始我是这么想的。

不过如果你有不满的话,我会改的。

是不是还是憧憬和普通的恋人一样相处?”

女主:没有啊

伯爵说那你为啥到现在还怕我?你已经不是我的仆人了,没必要处处迁就我,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就行了

然后伯爵说这样吧,你今天对我不要说敬语,就像跟你基友说话一样。我们今天都调整一下说话方式。

结果果然很不自然……

(不是我说伯爵,爱米学神宫寺你是想学音也吗,你觉得你能学得出来咩真是2333333)

最后还是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之后两个人讨论solo,也讨论了一下偶像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女主大型夸赞了一下卡缪,然后就被上了(←字面意义上的)


过了几天小塞西跑来跟女主和伯爵说社长有个对卡缪胡来企划,听说很过分,但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马上就有staff来解释,原来是针对卡缪的一堆企划,包括一个24小时全记录,就是记录他日常生活的那种

塞西:啊!怪不得不告诉卡缪……痛!(被伯爵踩脚)

没想到伯爵竟然答应了(。)

伯爵:不是你叫我增强爱豆意识的吗,春歌。

看我的本事,不管多么乱来我都做给你看。


但是这个我倒是真没想到(——Camus)


我觉得小塞西毫无违和感!!!!!!!!!!!!!尤其是这个表情


顺手把前辈的都上了得了

(想来想去不知道槽什么的笔者还是夸一句西兰花深得杰尼斯精髓吧= =)

录制结束后女主和小塞西聊天,卡缪在一旁感慨了一句如果你在我面前也能这么放松就好了


企划继续进行,确实是乱七八糟的一大堆

包括这个



糖果主题公园的开园仪式主持人= =b

还碰到了之前管他叫魔王的那群熊孩子,伯爵还跟他们开了开玩笑

活动结束后伯爵和女主聊了聊天,问女主这段时间不能待在一起,会不会觉得寂寞

女主说不会,请不要为我担心

伯爵说那你有什么事就说


过了几天伯爵给女主发邮件,说今天和明天的取材暂停了,有了两天的休假,问她要不要过来

女主想了想回复说前辈也有很多工作吧,还是先休息吧

伯爵说工作忙的话,我调一下休假的日期也可以

女主说没关系啦


第二天女主去事务所开会,因为开会时间推迟,就去公园里坐着等了一会,哼着给卡缪作的曲

这时她碰见了塞西

塞西:你的魔力正在变得混乱。

命运正在摇晃。

你没有意识到,你已经陷入迷乱的街道,幽深的迷雾……

女主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然而小塞西清醒过来,也不知道自己说过什么了

(塞西宝宝你认识这个人吗↓)

然后塞西问女主刚刚唱的是不是替卡缪写的曲子,女主说是,塞西就问她最近和卡缪处得怎么样,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说她的音色很迷茫

女主不知怎么办,就想让塞西帮忙看看谱子,塞西没接

他说这是你和卡缪的曲子,我看了也没用的,道路需要你们两个人去找寻(第一千次想跟塞西走)

女主说但是他不告诉我他到底哪里不满意耶

塞西说那你就继续问啊

女主说我觉得他不说我也应该察觉到他的心情,再说他本人不想说的话,我一再追问会不会增加他的负担……

塞西说Non,对手可是卡缪,你不战斗是不行的。

“卡缪不相信你,你也不相信卡缪。

你说你不想增加他的负担,这也太奇怪了。

两个人携手共同前进,这才是恋人。”

“卡缪会说假话,一定是因为他想保护自己。

你很坦率,能够追上他的谎话。

但是,被他影响是不行的哦。

请别害怕,卡缪是爱你的。

你把恶魔的冰融化了,这是个奇迹。

并肩行走这件事也一定能做到。

就算技术和才能相同,但只是这样也是不行的,

如果心不在一起的话。”

(对不起这段笔者能理解女主但是实在毫无代入感(抠鼻)唯一的想法是小黑猫真的可爱ww)


晚上回去以后,女主想着和伯爵谈谈,正好伯爵给她打电话了,说自己想见她,女主同意了

到了家里以后,两个人相处的时候还是觉得别扭,女主就提出不然再同居一次试试看

结果依旧很别扭,尤其是活跃气氛的亚历山大被送去剪毛了,氛围一度十分尴尬

女主就说不然看电视吧

结果打开电视看了一个狗血连续剧(。)里面的男女主开始吵架(。)

女主说我们好像从来没吵过架呢,伯爵说还是冷静比较好吧,难道你也想和电视里这个女主人公一样打我骂我?

女主:没有的事。

结果就在这时候电视里的女演员开始发飙

女演员:工作和我到底哪一个重要啊?你总是说你很忙,都没安排我们两人的相处时间!

作为女生平时早就表现出迹象了,你没感觉是因为你根本没把我放在心上!!

我不知道你究竟有多伟大,但你都无法理解女朋友的心情,也算不上什么完美的男人!

………………

气氛再次十分尴尬

女主说放弃看电视吧(我好想加一句妈的但是这是女主不是我),两个人又计划放松,但是无论如何还是怪怪的

实在没办法了开始聊工作,聊着聊着发现还是聊工作比较好(不是),气氛终于放松了下来

就在这时伯爵突然问了一句

“那么,结论得出来了吗?

你觉得和我交往是一件错误的事吗?”

【笔者0.0你们贵族的脑回路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亲妈丈母娘】

女主吓了一跳,连忙说没有没有不是这回事

伯爵说那这首歌……

女主只好直截了当地问他到底哪里对这首歌不满

伯爵:没有没有

【笔者此时已经十分暴躁,觉得自己根本就正在对付一只突然犯犟的亚历山大,突然他就蹲在路中间不愿走了我又拖不动那种感觉】 

伯爵起身要走,女主想到塞西的教导,站起来拦住他不让他走

伯爵没办法只好放弃要走的打算

“你说过,这首曲子是按照对我的印象制作的是吧。

我一直觉得很不可思议。

这首曲子十分温和又温暖,完全不像对我的印象。

我考虑的可能有两个。

一是你把我误会成了这首曲子一样的人。

或者是……连你自己都没意识到,希望我温和地对待你。

我原本是打算努力的。

误解也好期望也罢,如果这是你对我的印象的话,我会遵从的。

但是,我现在明白了,这是没有意义的事情。

和同期生在一起的你,露出了十分放松的表情。对我绝对不会露出那种神情。

我发誓会实现你所有的愿望,做到类似温柔的东西给你。但是,我无法真正成为你所期望的模样。

这是其他人的曲子,不是我能唱的曲子。

你去找适合唱这首曲子的人吧。

你的周围肯定有很多人适合这首曲子。”

两个人吵了几句(伯爵:你根本就不了解我),正好丝绸宫来人找卡缪通讯,卡缪上楼跟人联络去了

女主自己思考了半天,发现solo确实有违和的地方,决定自己回去仔细想想

于是她给伯爵留了封信,说这确实不是卡缪前辈的曲子,然后就离开了


闷头写了几天曲子,完成得差不多了,女主打算去找卡缪

一进家门,伯爵当当当跑下楼(。)



“我作了那首曲子的歌词,希望你能听听。

我不会再说搞错了。

就算这不是为了我作的曲子我也要唱。让其他人来唱这首歌,我不要。

无法对你说出‘我能做到’。

无法给予你。无法回应你。

但是,我讨厌这样。我不想失去你和你的音乐。”

女主这时拿出了谱子,说我修正了曲子

伯爵这才反应过来,女主不是要跟他分手

“我以为你要跟我分手。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没法给你你想要的。

如果你说想分手的话,我也只能遵从。

原本是这样想的……

但是无论思考多少次,都只能得出‘不要’这个答案,就像小孩一样。

无法成为你想要的样子真是令人无法忍受。

那么就只能放手。

但是不要。绝对不要。就是不要。

不想给予只想被爱,这样孩子气的想法,我一直以为很久之前就被抛弃了。就在那个地方……

达到对方的期望,获得相应的报酬这件事我懂。奉献出自己来工作我也明白。但是我不明白你。

这样就好……是什么?

不要给予、不要奉献,那我还能做些什么?

‘这样就好’的我有什么价值呢?

我不像你这样拥有梦想,是个空虚的人。什么都不是。”

“确实,你没有说假话。

可能‘这样就好’比较好。

但是……这却是可怕的事情。

安稳平静地生活在一起就好了。

但是,我无法做到这样的事。

如果不够强大,就无法守护君主、国家还有你。

也就无法生存下去。冰融化的话……

之后就什么都不会剩下。我,很害怕这样。”

女主就安慰伯爵,说我现在很幸福,而这幸福都是你给我的

伯爵:真的没关系吗。

即使是我就此放松下来,我就是我。

我可以就是这样的吗?

女主:是的。无论如何,你就是你。

两人又聊了几句,最后伯爵终于觉得不得不去工作了,就离开了


之后也没碰到什么大的阻碍,live就顺利进行了

(其实这条线还提到了一点偶像的意义问题,伯爵也在想是否只是因为演唱女主的曲子而感到开心,是否也是因为有人支持他所以才开心,他思来想去,觉得当爱豆可能就是他的梦想了)

AURORA

  

(虽然这时候突然开槽可能很不合时宜,但是伯爵你的英语啊我= =b)


后辈end

(笔者真的被小塞西萌得肝胆俱裂←你这是什么形容词)

塞西:我已经学到了,会欺负人是因为害怕对方!

对不对?

缪:……………………………………

我承认,我是害怕你。

塞西:啥??!!!

其实说归到底卡缪是因为塞西和他一样是贵族,国内环境也不好,却还是长成了一个天真烂漫的小王子,觉得当年自己做出“不再拥有童年”这个决定可能是错误的

缪:我认为如果认同了你,就否定了过去的我。我是为了保护我自己,才让自己尽力不认可你的每个行动。

(妈呀其实仔细想想那时候卡缪也才和我现在差不多大orz)


虽然最后伯爵还是耍了小黑猫2333333


恋爱end

………………无声胜有声,溜了溜了






完结感言

……让我缓缓。


其实直到A线打完,我对卡缪的态度一直都是不温不火地等着跑完剧情的。

All star的梗实在是有点老,卡缪也不是我最中意的那个款,没法戴着五米滤镜去爱上这个故事

而A线,我打完其实郁闷了好久

怎么说吧,就算加了那么多前提,我还是觉得,如果换成自己,让卡缪因为我而放弃伯爵的位置,我会觉得十分愧疚…………

就算你跟我说不用愧疚我也………………没法不愧疚

因为一直到发现公爵打算对春歌下手之前,卡缪都从来没想过要放弃伯爵的位置

说到底采取那么激进的行动,都是为了保护春歌

就算他算准了女王不会对他用死刑或者重刑,他也丝毫没想到女王会允许他继续当这个伯爵,也就是说实际上他是做好了放弃爵位的打算的

…………万一他真的放弃了,我会觉得自己一辈子欠他的= =

当然这是我不是女主,春歌怎么想我也不知道

幸好这个故事的结尾并没有让卡缪真的放弃什么,否则我觉得我心里这梗是过不去了


至于B线,打到快要收尾的时候也没引起我太大的兴趣,以为不过是伯爵因为不了解自己而矫枉过正,直到我跑到卡缪抓着女主肩膀说出的那一段话

那段剧情跑完之后我半天没缓过来去洗衣服的路上还差点摔了一跤

而直到这时我才真正感觉到卡缪这个人物在我心里立起来了

不知道我理解得对不对,理解错了欢迎殴打(x)

卡缪从小习惯了侍奉女王,习惯了付出,他不怕付出,怕的是不能付出

他想不明白,如果自己不能给予爱的人什么,那爱的人要他当男友是为什么

在他的观念中,做不到的事情,就要让给能做到的人去做

但是对于爱的人,他实在没办法放手,才会有了他所谓孩子气的想法

此外由于责任感太强,他让自己变得很强大,甚至不敢相信自己有温和的一面,当女主告诉他时,他只能反驳说女主不了解他

因为他认为,他一旦温柔下来,就没法守护自己爱的人,他潜意识里就是否认这样的自己的

有句话他说得很对,认同塞西就是否定了他过去的自己,因为像塞西那样天真温柔的小王子也一样有力量承担起一个国家


看完我差点精神上死亡(。)因为从All star开始,卡缪都显得聪明强势,对于自身的责任和过去的阴影看得很开,甚至看不出他曾经的那份经历对他的影响

其实分明是有影响的,只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再有就是,卡缪一开始当爱豆是为了女王,后来继续当是为了女主,但最终他还是喜欢上了这份职业,愿意为粉丝的爱而继续当爱豆

我觉得这样的结局很好ww

总而言之,为了谁而活着都不如为了自己活着ww


【下一篇是兰丸…………已经预料到了大量神宫寺他俩乱入的悲惨结局

我对不起马路酱(。)



【6.11补图】

A线的友情end

留言

评论(24)
热度(34)
© 清朗然 | Powered by LOFTER